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1

災情

第一天早班【是開始習慣晚班後的第一次早班。】一大早,媽說,太累就延遲到12點下午才上班啦。我有點負氣又無可奈何地回答,能這樣亂亂換的,就不是工作啦。老闆下達的命令幾時輪到我玩玩下喔。

天氣那麼冷,下雨天耶,卷在被窩裡最舒服的。下床後最好斷絕這種念頭,不然會很痛苦。原以為客人沒幾個,錯了~人還是有的,但繁忙時間是在下雨前,十一點多的時候。那時已經有三個侍應了,還不錯。早上的侍應女生偏多,晚上就男生偏多,我居然比較習慣夾雜在一群男生之中,我一向欣賞男生的工作能力,爽快直接。

七點班比九點班好很多的。況且我七點到會善用時間,把一切處理得井井有條,老闆聰明的話就把我安排在早上。但,我的最愛已經成為了晚上。工作工作,見到了R。還以為她不會出現。她應該是下午三點到的,但是早到了。這傢伙說,不是每個領班都能這樣,因為她【單身】所以就可以啦。無論如何,很久以前我就覺得單身一個人比較開心,至少比較少煩惱。

見到R很開心,時間稍微過得快一點。R的shift真的很好的,要是獅子王或C不在的話就簡直是超級。無論如何,因為R早到,我也總算快樂了一陣子。到時候下班,我才不逗留,C在我就不自找麻煩啦。昨晚又不夠睡。回家睡得很熟,很舒服。

新聞報告,南馬大水災。新年要工作,很累人,但始終是團圓了。哥哥也回國了。家庭關係攤開來,是有點複雜,但問題不切身,我視若無睹也過得去。反而是這種團聚的節日,有些人正擔驚受怕地過日子,正愁眉苦臉地為親人辦理身後事,正呼天搶地哭訴生離死別之痛。平安建康就好,新年說什麼恭喜發財呢?【平安健康】是【恭喜發財】更實在,來得更要緊,我想。

夜班&早班

以前很喜歡早班的。早上七點鐘的早班真是求之不得。現在變成超級愛夜班。。。。。。

人多反复。。。。應該是我多無常。比天氣還要無常。最近天天下雨,星期日下雨,夜市場掛掉了。

最後一天晚班,只有全部早班。我的新時間表,一律七點早上上班到下午三點三十分,八個小時。人手不足,無可奈何。新年的薪水比較,高。。。。。。我忍耐,一定忍耐。倒數五天,工作完這五天,能好好休息一陣子啦。

新年逼近,希望大家心想事成,平安健康。

Old Town 一週年紀念

嘉慧跟我要了獅子王的手機號碼。原本她已經辭職,但是到處找工作時面臨同樣的狀況。幾乎所有雇主都只僱用全職員工。我不禁深思,該不該辭職?最後的結論是,好馬不吃回頭草。

在家裡,能幫忙做家務。早上和媽媽到菜市場去逛逛。不然,去新紀元的藏經閣望一望也不錯的。

今晚很多大人物來我們店裡。J,獅子王,C,明明不用上班,還穿著家裡衣服出現。獅子王還把自己的女朋友都帶來了。原來今天是old town的一周年紀念,我還真是第一次,第一年在那裡工作,加上又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工作經驗。時間各方面要配合得對才有幸一起慶祝的吧。

那蛋糕不怎麼樣。基本上我又不愛吃蛋糕。獅子王那麼大塊拿過來,我無可奈何照單全收,無論如何還是個特別的日子,和平常是有些不同的。

今晚的工作,忙忙碌碌的。聽說獅子王要解僱掉R先生。他的態度自有本身的問題。我只是不太想和他編排在同一個時間工作。至於他的去留,自有後話揭曉。

一時無兩

一時無兩的【兩】,對於我,是銀兩的【兩】。

嘉慧今天跟我說,以前喜歡的領班、經理,現在都變成討厭的了。我沒頭沒腦地答了句,最糟糕的是,以前討厭的 領班、經理,至今依然討厭。很多時候,我都那樣。無端端地冒出幾句話,像是潛意識的一種反射,偶爾會深思自己胡言亂語的話。【少許自戀吧。】

由開始對某些人的偏愛,或者是偏恨,到後來會漸漸得到平衡吧。我只是心裡在想,反正一切都還沒成定局,我的心還沒定下來。可能短期內也沒辦法,安靜下來。【一視同仁】會不是是一開始,你對A群偏愛,對B群偏恨,然後漸漸地發展成,不偏袒任何一方了。因為任何一方都一樣爛,一樣好。

我真是忍不住想及早辭職,但擔心自己會後悔。辭職後,居然有種前路茫茫的錯愕。E好像真的生氣了,但又怎樣,我沒辦法做任何事了。我也不想去再做任何事。我今天又為了什麼而不開心呢?因為E、R還是C,還是3個的綜合,抑或根本什麼也不是。我是應該離開,抑或逗留?我發夢都在想,辭職後,和一群朋友,最好是燕翎老師或者是阿布,這裡二十四小時,不怕驅趕唄。

我相信你【I trust you]

今晚又是夜班。但我也漸漸愛上了夜班。喜歡晚上的那份寧靜與安詳。雖然顧客永遠氾濫,人手注定不足。我寧願,繁忙地工作,至少覺得自己是物盡其用,比當個廢物站在一旁強得多。平時縱使早班沒客人,我也特地找事情做。大部分時候會輪到做清潔的工作,反正上班時間就是沒辦法閒下來。工作時是工作,有時我會因此變得較為嚴肅,之前我還不曉得,工作時的我的確是態度認真的。

今天晚班原本有個新來的巫裔同胞前來報到。所以晚班應該有三個人,B、新人和我。結果那新人遲了兩個小時沒出現。R撥電給新人,那傢伙還厚臉皮說,我【辭職】啦。第一天都還沒上班,哪來的資格說辭職哦。我感覺十分的莫名其妙。像剛滿十八歲的【大小孩】就因為刷卡搞到負資產。本來就沒資產的傢伙,還有本事破產?【這是什麼世界喔】

我還是生病,所以帶藥去工作地點。今晚的領班是,M。我還真有點擔心她。 C是個超級的領班。做夜班,要有經驗之外,還要速度快,記憶力好、有膽識、忍人所不能,及盡量避免出錯。M發脾氣的時候很恐怖,我不太欣賞她對外勞們偶爾大吼大叫的表現。因為大家都是我的朋友,工作時出狀況,大家一起解決就好,不必要責備任何人的。相反,那些懶得無可救藥的,我才真是受不了。

我開始有抗體了。領班和職員們,盡量相處合作,互相幫助,把工作完善進行就好。不必要太在乎其他的事,而謠言的東西,聽了就算。 B小姐問,我和E小姐是不是不合。之前那個講了幾句,我也沒放在心上。無論如何,大家是來這裡工作了,合作愉快就好。其他的是是非非,既不在我控制範圍以內,也不是我需要在乎的事情。我會漸漸學習和習慣,對於某些事情,從前看成的【大事】變成【小事】,便不會太去在意。

B先生說,他可以相信我,【工作上】。之前領班C也那樣說過。【I can trust you],突然覺得這句子很有力量。要得到別人的信任,應該是件既容易又困難的事情。而給予別人信任又是件需要突破重重難關的事情。要是有人願意真正的【信任】我,本人是會很盡力辦事的。士為知己者死?誰知道。。。。。

在乎的事

一样米养百样人,所以每个人的特性不同,追求的事物也有差。年前观赏过一部叫做《我的最爱》的电影。那是部带点含义的电影。在我们的生命之中,也许根本不存在所谓我的最爱。时间在流逝,人的生活在持续进行,步伐正往某个方向迈进。一路上会遇到许多新奇事物,今天设定为【我的最爱】的人或事,可能过没多久就得让位。

一早起床,人很晕。昨天开始发烧到今早,却也死不了。早上七点的班,不是一早就是一迟。早比迟好吧,我心想。【责任感】,学生有学生的责任,就是去学校上课。员工的责任大概就是去上班。我也许有些过于拼命。熬不到下班,我就向狮子王提早要求下班回家,我越忙越觉昏眩,确实不愿就此昏在工作地点。狮子王今天对我态度极其佳。老实说,我是超级划算的劳工了。不因我特别有本事,而是其他劳工都过份地懒惰。我已经决定在下个月十三日离职。其实谁怎样对我也无所谓了,我做好了,做足了本份,【问心无愧】便好。

生病时,自会有人对自己说些,早日康复的句子。那是出自一份心意,固然感激。不过我想,要能尽早把我的病治好会更实际。有些,当人面临状况时,迫切需要的决定不是些安慰的话语,而是确实的解决方案。无论如何还是非常感激。

刚赶完题目为【疾病】的功课。生病还在做功课,也许有点傻劲。有未完成的事搁着,总是难以安下心来。疾病一般分为传染性疾病和非传染性疾病。还有许多其他的学术名词。遗传性疾病、致病性疾病(传染性疾病)、 营养缺乏导致的疾病和生理疾病。

发烧持续了两天,Panadol我都咽了整排。无可奈何只好去探望医生。 我的体温其实已经让Panadol给我压下了不少。今晚的体温是摄氏三十八度。口腔的温度超过摄氏37.7度就算是发烧了。

人,除了要问心无愧,本人以为,【事无不可对人言】。世上根本沒有永久的秘密。 若有朋友因此遠離,既然不是真知己,根本毫無損失可言。【酒能亂性】真是沒說錯,見過喝醉酒的人就能深切體會。但不代表我們要完全遠離酒精。 唯有真正畏懼才會拒於千里。就像真正的君子,總是經常進出妓院,也絕不會犯下淫戒。既然我不為你所動,你離得我再近也是無所謂的。

一個人

什麼時候我們是一個人的?絕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都是一個人的。有人說過,寂寞的人,縱使身處於人群中,依然感到孤獨。而無時無刻,就算我們總是成群出沒的蝗蟲,還是只有一個人。做的所有事,後果也只是一個人承擔。

昨晚夜班,今早希望能睡遲些。依然是沒指望,0730就起床了。和陳老師發簡訊聯絡了一下。之後我就回到了母校,和一些老師見了面。 新食堂好寬敞, 新樓也能用了,只能說我確實沒這個命。這點小事,也沒什麼好在乎。魏老師提起了華文考卷的作答。我說,考完試了,盡力了,其餘的就沒辦法了。好一段時間,我都快忘了成績這回事。要來的還是會到來,實在不想庸人自擾。

一早時,喉嚨痛,心想沒事。到了中午,大件事。整個人癱在床上,全身發熱,像被三味真火不斷焚燒我的身軀,至成灰燼。當時,我心裡的一個念頭是,我不能讓自己燒成白痴。。。。。因為我還有很多事得做,要用我有用的身軀去幫助有需要的人。之後,辛苦了幾個小時,也拼命灌了很多水,腦裡閃過【我不能就這樣死掉】的念頭。大概是發燒得太嚴重,精神恍惚,胡思亂想了起來。

這時候,我完全可以感受到我是一個人。所有的痛苦都必須自己承受。而令我聯想起了死亡,我將會躺在床上,慢慢地感受五大分解的過程,漸漸地呼吸困難然後斷氣。也許斷氣還還會有些殘留的意識。人活著,有各自必須履行的職務。我想,一切的苦都是可以承受的。病魔的苦,是我最難以招架的。

彩色的夜

昨晚夜班,今早當然希望能睡遲些。結果是不成功的,生理鐘作祟?熬完今天,明天就假日,精神上有些安慰。

做夜班有點日夜顛倒。況且繁忙時間是越做越精神,而不是越熬越累。回家後也沒辦法一躺下去就睡著,這點是比較困擾的部分。晚上很美、很浪漫,因為天空黑漆漆,什麼都看不太清楚,於是周圍的事物便莫名的浪漫了起來。就像很多東西,只宜遠看,不宜近賞。

下午時完成了第二份功課。然後再另外接下了兩份。這兩份是最後兩份了,其餘的相信她又足夠能力解決。喉嚨痛,應該是有些生病了。。。。。。

R先生和我一起夜班,我不得不想念起B先生,因為後者勤快得多,我們合作得非常愉快的。R先生的人比較懶惰,還很多躲。偶爾他很愛說話,說很多話,而我一般選擇聆聽,而最終難以分辨真假。

之前他說,K的女友史。而K也已經回去尼泊爾了。B公主今天告訴我,K離開前有撥電與她聊了幾句。他們還悄悄地向彼此承諾了些什麼。一個說會再回大馬,另一個就說我會等。有點雞皮疙瘩,但也只不過是個旁觀者。今晚R的廣播內容和他自己關係密切。有時,咖啡店的職員真是有點【亂】。吸煙、喝酒那些。我有錢也絕不會想買啤酒,這群人卻是因為買啤酒而花光薪水。R先生說R小姐在他們的【影響下】試過吸煙,還有不錯的體驗。我不懂,因為我實在沒見過她吸煙。

更勁爆一點的是,R小姐是R先生的女友。R先生自己說的。據說一次和M先生,M先生的女友,R先生,R小姐出去喝啤酒。像老土的電視劇情節那樣,酒後亂性。R先生自稱醒來時,R小姐就睡在他懷裡,他心想出事了啦。現在他們是同房。員工宿舍還能允許男女同房?【我也搞不懂】

R小姐的性格是,喜歡就回答,不喜歡就走人。縱使她回應,也未必是事實。我也沒打算問了,但這一切聽起來發生得那麼自然,給了我一種超現實的感覺。我的接納度很高,任何不可能都可以變成可能。總相信超現實的根基是源於現實。我有點生氣吧,要是這事是真的。那表示R小姐又再撒謊,或許是為了保護她自己,我心想。每個人做每件事。背後總是帶有一些目的,一些自我和私心,我實在怪不得了誰。

R小姐太年輕了,才19歲。她說過她十歲時母親改嫁,之後一直沒見過父親。也許,這也是虛報資料。但我寧願選擇相信了。一個再善良的人與另一個再邪惡的傢伙,總有屬於各自的過去。我想過,疏遠R小姐,因為當情況不明朗時應讓自身立於安全地帶。反正我只是這裡的過客,我也絕不會成為他們的一份子【菸酒那些我不碰的。】

新紀元

一早,0530起床。完全是生理鐘作祟。準時到了火車站,也毫無意外地被認了出來。

【義賣會】的麵包,也許該有點【善良】的味覺。塔羅牌的占卜,勾起些些年少輕狂。本人是九字輩的,不知能否成大器,衷心希望自己不是個小氣的人。小【氣】的人,活著都難熬,絕難成大【器】。在教員辦公室聽了燕翎老師和燕婷老師的對話。我胡思亂想的怪病又再發作。

時間和金錢,是如何的關係?很久以前媽媽和她的姐妹們去了某新潮理髮店。店外的告示牌註明,十五令吉馬幣剪發,十分鐘內完成。我不曉得,剪頭髮果真需要這種【效率】?大概有兩位安娣豁出去了,給了錢便坐在椅子上,任人擺佈她多年前的【青絲】,但已經是焦黃的一堆枯草。歲月無情。錢付了,頭髮剪了,變短了。才沒幾分鐘,安娣們就被告知,可以離席,回家了。她們在回家的途中一路嘮叨,樣樣不滿。不時將自己的頭顱往鏡子裡擠,渾身不自在。【才幾分鐘剪一個頭髮,比我剪指甲還快,看來是沒心在做。。。。。。。】我隱約記得她們總是這樣說。

畢業典禮。新紀元的周圍,縱使是【空的空間】這地方也擠滿了人。大家互相合照,握手。我聽不見道別,也許時間尚早。我不明白,畢業時為何都得捧花,送花。情人節如是。手裡捧著【鮮花】的殘骸,死屍在高呼愛情萬歲,然後紀念我們之間偉大而動人的愛情嗎?我喜歡活著的,柔軟的。總比死掉的,堅硬的來得有意義。那隻MASHIMARO,長得和A真的好像,【忍不住奸笑了一下】。人家畢業,我單純是個局外人。本身也算快活,在這裡誰是誰,我是誰也顯得沒那麼重要。在咖啡店工作的時候,處處遭老闆監視,不然的話還要面對全店,一共八個閉路電視。

大人物演講時說,【兔年不能守株待兔。】。我想到兔年務必要有所【突】破。畢業是一個階段。當我們生於於人生中的每個階段時,總是充滿了甜酸苦辣。但我個人而言,對於身處的每個階段總希望能盡快完成,度過。其實,我真傻。每個階段的完結就象徵著另一個階段的開始,我如此魯莽不實在,定必在無意間錯過了許多。我便不斷在叮嚀自己,凡事要等時間沉澱後再回頭審視,擔心生命中有許多我不能承受的,遺漏所造成的過失。

夜班,人有些情緒化。也許是基於某種焦慮。我還欠某人一本功課。我現在盡量要做到的是,謙卑內斂。總以為個人過於【活躍】,俗稱【HYPER-ACTIVE】。除此,更希望做事時能無怨無悔。我總是有太多的抱怨和投訴,將自己的生活置於一種更不堪的境界。於是我得沉得住氣,說話小…

無精打采

無精打采?喝養命酒。【多麼經典的宣傳口號。】

昨晚,真的趕到很夜才睡覺。值得嗎?我不曉得,雖然像是在幫人做功課,還是義務的那種。但,我也應該會從中學習到些什麼,雖然巴仙率很不確定。很多事,要是我們以是否【值得】去衡量,出發點是很重要的。【值得】與否又是如此個人和抽象的東西。

bacteria是細菌。virus是病毒。咳咳,細菌的定義是,不能被肉眼所見的微生物,可以是自養的,可以是寄生物。我讀過的一些東西,很多時候能陪伴我,漂浮在我的記憶當中很長的一段時間,甚至我還不曉得它消失的日期。消失了就不曉得了,記得的話就無法察覺消失的期限。這些噁心的細菌圖片搞到我很倒胃口。很多重複的特性和字眼,在整理資料時一再灌輸入我的記憶庫裡。

我是個習慣性,捕抓【關鍵字】的人。一個句子我都會拆開,再抽走關鍵字去特寫。也許是以往讀書的經驗,也可能是天性如此,對某些字眼的觸覺會較為敏銳。【寄生】是多麼可怕的字眼。

對不起。我最近說得最多的話是,對不起,謝謝,歡迎。呵呵,【歡迎】是很被逼的,老闆的命令。也許習慣了就沒事。雖然我很擔心,也不想這成為一種習慣。一段一件事,一個動作成為習慣,我們都會漫不經心地去進行,擔心因此把一切變得很沒有意義。現在,我已經開始變成,和誰都能講上兩句,開個玩笑的傢伙。每天都面對不一樣的人,不同的事情。

明天去新紀元。捐血的事不成了,因為要做夜班,昏倒就不好啦。不急於一時的,來日方長。明天,新紀元既是義賣會,又是畢業典禮,應該會蠻過癮吧。下個星期全是夜班,Mic,你真是~無話可說。我還沒定下一個辭職的日子。嘉慧這個月三十號就撇人了。

自小我就花心得不行。當然,我依然有自己堅持的事。媽媽以前常說,要是我是男生就很糟糕。因為我是典型的花心蘿蔔,沒本心。如果我心情好,也還算能逗人開心的。無論如何,我對越難得到的東西越感興趣。但有些東西,人和事也包括,一旦得到了就不懂得珍惜,就會厭倦之類,真是敗類。咳咳,我會嘗試改進的,promise。

以前常覺得,女生比起男生真的很吃虧。時間久了,活在這個時間段,開始能在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女生有本身的優勢,男生粗俗得很,某些啦。非常討厭吸煙的人,性別不拘。

苦盡甘來

【苦盡甘來】,比世上任何甜言蜜語,來得動人,也許是由於真實。

除了R,E是第二個問我,【Kopi C好喝嗎? 】的人。我說,不好喝。其他人也應該會覺得奇怪。不過,不好喝就不能喝了嗎?人生也不好玩,生活也不容易,但還是要繼續。飲料不好喝,我還是喜歡喝。

也許我是這樣的人。一旦選擇了,就會不斷重複,沒想過更換。直到真正厭倦,便也不會回頭。之前喜歡白咖啡,天天喝,每次喝。戒了以後,讓Kopi C代替了白咖啡。食物也有類似的歷史重演。認識我一段時間的朋友,對於我的古怪個性應該就見怪不怪了。

白咖啡,喝的全是原味。只是用攪拌器把飲料攪拌均勻,倒入杯中,加入冰塊。白咖啡,帶點細細的苦。入口時是少許的甜,伴隨着淡淡的苦。等那苦頭才剛至舌尖,未到喉嚨便甘苦全失,剩下孤寡的甜蜜。白咖啡的口味不濃烈,不偏執,很隨和,適合大眾吧。喝久了,我卻嫌它很沒性格。我個人也非常挑剔。

我喜歡和隨和的人相處,但很難對隨和大眾挑起濃厚興趣。我明知自己偏愛,那些敢愛敢恨,偏執的性格和種種。我喜歡痛得徹底,麻木不仁的衝擊。我很【變態】,不得不使用這個字眼了。應該是程度上的必要。我喜歡愛恨分明,黑白分明和有關的一切。我喜歡抓摸不定,變幻莫測,可能是人性,可能純粹是個人的偏執。

咖啡C的過程,必須經過加入蜜糖和鮮奶,份量和攪拌程度會影響口味。甚至,就算你每次都加同樣的份量,一切依照程序,出來的成果依然會有些微的偏差。粗心的人察覺不出這不明顯的差異,但細心品嚐,便能曉得。這太像生活上的種種,盡在計劃中的事情,結局也是很難盡如人意。今天喝的咖啡C好苦,好苦。一般上,咖啡C的味道會是,入口是苦澀的味道並不強烈。直到後來,把飲料下嚥後,這其中的苦澀會慢慢增加,像深入你的舌滴,再透過骨髓,把苦味攝入心底。過了三十秒,些微的苦,還隱隱約約藏在你味蕾的某個角落,不欲散去。有點像對某人的思念,對某事的執著,對某些回憶的眷戀,絲絲相連,似假還真。

小學時,同班的陳依玲在面子書談起甲洞二校。據說B校舍已經拆掉了。我們從前的體育課,那風塵滾滾這境已成過去。那趁著老師不注意,伸出小頭偷看一校學生體育的舊情節沒辦法讓學弟學妹們代我重演。他們只能成為聽故事的人,我們成為了懷緬往事的傻瓜。那些爛舊的石椅子,歷史性的裂痕,獨一無二的字跡,搞怪的情詩和傻話,全碎了。我們誰也回不去,卻緊抓着那,鐵定已,經過修復的回憶當中。 要是還能站在同一片…

走進。走出

懷疑是從韓劇裡學來的。“是誰允許你走進我的生活?擾亂了一切,再搶走了我的心。然後還無辜地說再見!”比之更之前,我生活上的那些,許多的伎倆,【經典】對白都是從港劇學來的。港劇比起韓劇,當然是來得更生活化,而且是第一手的語言。我觀賞的韓劇,最愛依然是漢語的翻譯版本,可惜始終是二手。

台劇和韓劇的愛情,甚至於親情,似乎都超愛使用霸道的手段。像這些,【強行】進入我的心扉之類的對白和表現。這種愛情,聽起來有些無奈,更是可悲。韓劇裡愛得要生要死的程度,絕對是超級的。看日劇會經常,一頭霧水。但是,不難找到一個共同點。日劇的層次都有帶些,生命的啟示,顯得比較高級,沒那麼幼稚。當然不能概括最新流行的偶像日劇。也許偶像自有本身的無奈,也實在渴望當實力派。

【走出。走進】平時都用雙腳在走路。尤其今天穿著可怕的制服,步行回家時還巧遇Clive。其實世界很小,這話老土成這樣,但還是不得不提。【老土】之所以會成為【老土】也是有其本身的原因,是吧。我確定,別人不是用【腳】走進我的生活。我也不是用【腳】走進其他人的生活。是用【心】嗎?可能,答案根本一點也不重要。

明天是七點的早班,儘早下班就是了。我和R開始用手機聯絡才不到31天,原來~和漢更嚴重,少於20天。自己卻覺得時間已經很長,過了很久。那是一種幻覺~

力量

上班時,應該是得意忘形的關係。漢跟我聊天,要借看我手機的照片。我實在過份大意。在Mic面前出示手機,結果嚴重中招。我一整天的心情都大受打擊。我總是到處招惹麻煩,實在不識本份。特地去得罪最大權的那位。

今天見到R。互動還不錯,但我不能說自己確定對方是個怎樣的人。也許我根本不懂得她,但卻喜歡親近她。這份短暫的友誼,或許在我辭職後將及時煙消雲散。此時此刻,還是在乎的。新年,也許會工作。但我一直在推算,提出辭呈的日期。我很敏感,不知是好是壞。時間,也許確實能為我解決很多問題。多想也是無益的。

龍今天講我瘦了,這個我也懂。但是,其實也不能算是到了【瘦】的程度。我好像有點變得比較寡言。也許只是一兩天的。但,人長大了確實必須變得比較謹慎,思維的模式要較周密。很多話,原本想說,但因為頓了一下,再想清楚之後,原來就已經沒打算說出口了。

我的力量,也許很渺小。但新聞裡經常見到很多的天災人禍。我再難忍的,只是一時之氣。肉體也沒痛苦,至少還年輕,身體也健康,想做的事雖不是一時三刻能達成,但基本的一切都非常完善。我是很應該珍惜這一切的,老人身上的種種痛苦是應該得到諒解和幫助的。人要做好本份,用能力時為弱小社群盡一份綿力。有機會,等符合資格後,我要去捐血。本身就已經是個器官捐贈者,但那是很遙遠的事,希望別死得太快,因為還有等待完成的事。

想太多

我腦袋的思考,旋轉的速度好像超速了。在接到某個部門的罰單前,恐怕就發瘋了。這是不是妄想症和憂鬱症的前兆呢?【看,又再想太多。。。。】

很多事,根本由不得我們去計劃,打算,安排。基本的,應該有。其他的,就不清楚了。學車,勢在必行。學習,刻不容緩。工作,是磨練,但只能是暫時的。你還那麼年輕,何必急於一時。

等SPM的成績放榜,學習的事才能開始付諸行動。工作,到時要完全放棄了。學習要專心一致。爸那邊,學習做人。能忍得了他,就是一大成功。忍不了,也不是大問題,反正目前也沒有誰是真正做得到。不要意氣用事,不要負氣,累人累己罷了。把目前要做的事做好,其他的別想太多。我不想成為另一個他,體內流著是他的血,一定有相似的地方,但我一點也不想,成為一個連自己都不喜歡的人物。

很害怕留在家裡了。除了不斷地吃東西,然後就是睡覺。這種生活太恐怖。考完SPM,能過些悠閒生活什麼的。我現在就已經開始後悔了,寧願在繼續讀中學。繼續見那些討厭的老師,繼續和腦筋有問題的同學共處一室。繼續看一些無聊的小男孩打鬧時間,繼續為分數而拼命。

人是很犯賤的。有的時候不珍惜,失去的時候又很懊悔。有的時候很抱怨,失去的時候很捶心肝。

關於游泳

今天下班後,和友人到哥哥公寓的泳池去【玩水】。我學會了游泳,於是想到了很多很多事情。

原來,只要吸口氣,肚子裡面有氣,人就不會沉下去。只要不洩氣,就不怕溺水。當然,肚子裡有一口氣,人也不能慌張。放鬆全身,肚裡的那口氣就足以讓自己浮著而不繼續往下沉。【一口氣】,人無論如何也要含著一口氣。這口到底是【骨氣】抑或其他【氣】,也是值得我深思的吧。

我一直在尋找一個【世界】。除了生活在裡頭的那個,【現實世界】。我單人匹馬,厚臉皮地嘗試闖入,【文學的世界】。希望能籍着這個【現實】以外的世界,在【文學的世界】找到一些力量,甚至躲在裡頭,避開【現實】的風風雨雨。現在,又讓我找到了一個【水底下的世界】。佛祖說,一花一世界。我資質過於愚鈍,是無法參透的吧。

水底的世界,很安靜。從陸地延伸到水底,感覺很怪異。因為在裡面,一切都發展得很迅速,彷彿時間變短,也拉長。在很多的瞬間,能做出許多,【不假思索】的決定。我的頭腦因此變得很清晰,對於我想要的,一切都很本能地表現,毫無隱藏,不曾考慮。時間變短是由於,一切變得很快,【一眨眼】就過去,同時應用在那個,處於水底世界時的我。

吸氣和呼氣,每一個動作和身體浮沉的過程,一次次地重複。很多的不自覺,一再重複,像人性,明知故犯的時候太多,很犯賤。但,恐怕潛意識當中,有些已經成為了習慣,於是才不自知地一再反复。甚至,需要他人的提醒,才發覺自己需要一面現實的鏡子。

在水底的世界裡,許多的瞬間,會有一閃而過的靈感。不清楚是因為那混散的畫面或聲音,【不實際存在的這些】,困擾了我,才促使我立即將頭移出水面。還是在我打算把頭移出水面前,那個無法呼吸或潛意識曾處於的短暫混淆片刻,而把那奇怪的靈感逼出來。彷彿是潛意識的某個東西,被催眠以外的方式追趕,跳躍在清醒的清晨公路。

我昨晚是,度過一場觸目驚心的車禍當中,醒過來的。這幾天,鬧鐘都無法履行自己的責務。錯在我,不是咖啡店的職員撥電驚醒便是這些奇形怪異的夢境,破壞了原定的所有。

喜歡一個人,不能在一起,也許是苦。喜歡一個人,看對方和喜歡的對象一起時,是酸。喜歡一個人,能在一起,互相扶持,一同成長,是甜。【我猜是這樣的吧。】

人的一生,先苦後甜固然好。但是,感情,我不相信先苦後甜的過程,也許是處理這四個字的邏輯不同。今天的一切痛,一切苦和酸,都是由於往日的種種甜蜜。不曾快樂過,何來值得紀念的回憶,便沒痛的籌碼了。

乏善可陳

前兩天,寫的部落格都很,一塌糊塗。當然,今天也同樣沒能好到哪裡去。我心裡想著,到底和漢怎麼了?他,應該還好吧。我對他,很簡單,希望能相安無事地,做朋友。我們是來自兩個不同的世界,我很難也無法懂得他,也許他也是一樣的。

生活難道是乏善可陳的。今天是我的第21個工作日。阿布說,昨天說,明天會更好。是咯,令我想起今天週末也是工作日。但有工作總比沒事閒在家裡,那樣或許更生不如死。家裡照樣一片混亂。我老爸,繼續地固執和問題多多。凡是提到錢,他就會發瘋。我,農曆新年也有工作,也許是好事,可能是壞事。

應該用頭髮的長度,抑或工作卡上的日期去懷念時間?每想到工作,就有點無可奈何。難道,這麼快我就敵不過時間,已經對工作和身邊的一切感到厭倦?下班後回家,大概下午五點多了,很累,一睡下去到晚上九點才起床。明天早上七點要上班。工作久了會覺得悶,學習也一樣。很多的外地勞工都要離開了,想不到這麼快。

過了一整天,還是沒想到,《邏輯解碼》要怎麼把故事延續下去。用時空的轉折點,實在是很乏善可陳,有點像我現在的生活。要是,一個人能平安活到六十歲,要到那個階段會讓他鬱悶難耐,而到六十歲時,到底是想把一切繼續,抑或渴望中斷?我不曉得,自己是否在借助創作,逃避着某些事。抑或,生命中的不完整,生活中的瑣碎,本來就應該由創作去填補,修飾。儘管很多時候,它並不真實。

尤其哀傷時,不快樂時,真想躲到創作那,似乎亦假的世界。

0729

我想開始寫一個故事。R是0729生日的。原來,這傢伙一直吼着單身好,是因為心裡有一個人。人,是不是都喜歡口是心非?大概絕大部分時候,我也那樣。

今天,變成0740去上班。我突然覺得國際時間好好玩,數字好好玩。我要選一條適合自己的路,用心走下去。以後,要再回來,找回這些我曾經在乎的人,讓他們看見,後來的我。

聽著張芸京的歌。我知道我寫的,R永遠不會懂。我也不打算進入R的世界,只要對方開心不就足夠了嘛。我一直覺得,R笑的時候很好看。不禁想起,我笑的時候到底給人怎樣的感覺?張芸京,她給我的感覺,風格是走【為愛堅持】的路線。也許是先入為主吧,她的那首【偏愛】,我很喜歡。不只是愛情,只要做的一切能無怨無悔,本身覺得就是一種美。

怎樣寫一個故事,才能令讀的人相信,這故事確實在發生,或已經發生。要如何,能讓讀者把故事讀得很舒服,是無壓力地投入。我,單純地,在用平靜的心情去敘事,隨看起來不帶一絲感情、情緒,而多情總是似無情。我要構思一個故事,然後著手去寫。先開始寫一個順序的大綱,想起【獨孤九劍】,呵呵。

不見不散

我突然覺得,【不見不散】這四個字,好美好美。恰似一種堅持,某種信諾。諾言一路來都很美,也許是與神話過於相似的原因。

今天沒遇見漢。我的工作時間是上午九點開始,他七點早上就離開了。只是,我也不懂。自從上次他發給我,【那中文的簡訊後】就沒再見。【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氣。】我不懂,我根本沒生氣。他一再重複這句話。

這天很平靜,Clive的shift,有繁忙時光,也有空閒時刻,沒特別的地方。反正和哪個supervisor合作都差不多。當然,我對R有偏愛。我總是對某些人和事有偏愛。

晚上,臨睡前蠻無奈。是吧,中文系的課程,出國那兩年。我爸爸不想我出國,加上他一直強調出國,費用是無法預計和難以承擔。為這件事,我們都不太愉快。今晚,我說,決定讀中六,然後拿電腦科吧。除了中文系,其實讀其他的都差不多,於我沒差。只要能畢業就好了,要能賺錢嘛。【心之所系】心裡有文學,自然會堅持創作,時常閱讀。你愛一個人,也未必一定要和對方長廂廝守。

睡前,Clive撥電給我。叫我明早九點上班。原本應該是下午十二點的,無所謂咯。【不見不散】,到底我想對誰說?

無常

人的生命真的很無常。萬物的生命也一樣。今早,得知阿B去世了,聽說是被車撞死了。這條狗,滿月後曾到我家暫住一星期。它實在是太吵了,天天吠。我無可奈何地,放棄了它。直到它在神廟,漸漸長大,已經成為了一隻成年犬。每次去神廟,它總粗魯得要命,差不多快把我絆倒。無緣無故地,【其實是讓車撞死】,但總覺得那是哪門子的理由,縱使合理,但時間過於迅速,使這一切變得不合理。我不記得,上次見面時,是否有好好地和它玩了一下摔角,或離去時記得向它說聲再見。

我很喜歡自言自語,自小就這樣。但,我知道不是在和空氣說話。偶爾,我的自我會跳出來,成為另一個人,【在他人眼中是隱形的個體】。我和這個【隱形人】一直相安無事地相處着。今日,一名蠻無聊的顧客,應該是注視了我好一陣子。他問我,為什麼自言自語。我也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复,反正就是敷衍了事。也許,我真應該改過這個習慣。或者,無人處,可以躲在一角做這種事。也不是虧心事,不過是,令人覺得怪異的行為。

今天沒見到漢。昨晚他用手機發給我短訊,裡面居然寫中文。他是不應該懂得中文的,但還是能有一個合理的途徑。只是,我沒機會見到他,還沒辦法向他問清楚。他是個很不錯的大哥哥。今天,工作時,我同時想念着他和R。後來,趕在我發簡訊給R,她就出現了。全部一同出現,因為要開會。而他始終沒出現。

一時喜,一時悲的,感覺真難以形容。我知道,自己會因此深陷。真正能牽引著自己的,絕對不會是單純的快樂和痛苦。我之前也大概解釋過原因了。蠻多人,為了我,和M對話。至少有三個,一個是完全公事,一個是姐妹,還有一個,算不算兄弟叻。我覺得我不像女生咯,都是哥兒們的性格。於是,這樣大家都安心辦事。

至少有五個以上的客戶,講我很【面善】。也許,真是長成大眾臉了。在這之前,同學聚會也這樣,OT的高層也這樣。我希望以後不要給人點錯相就是了。B也許很害怕和客戶接洽再記錄下再進電腦。可能因為顧客都是華人,大部分是華人。我寧願,【少數顧客】不耐煩,也不願意自己亂猜發錯訂單。寧少勿錯,錯了要勞煩前輩用【特權】修改。寧煩勿撞,寧願顧客嫌囉嗦,也不要自己亂亂撞。


想到生命的無常,不禁憶起,要是9歲那年溺水,就這樣死掉了。如果,很不實際,因為凡事根本沒辦法用【如果】去做任何事。【如果】是人類創造的,是不憑實物,甚至是憑空創造的東西。只為了迎合人類,不實際的幻想和虛妄的希望。但,要是真有【如果】,大家會活得更好些。…

长篇

这篇日记,我不晓得主题在哪里?就像,先前的许多篇,无头绪可言。

大约傍晚的六点半,我家对面的学校门前,堵车是必然。我下班后回家,坐在车子内,妈妈的身旁。泪一直流,车窗外的景物移动得很慢。原本三十秒内能走完的路程,几乎花了几分钟还无法到达。感觉像是几世纪,要能够,我宁愿时间能比这,移动得更慢。妈妈喋喋不休在说话,很多事她不懂。我不懂得从何说起,也许是我任性,固执,以为怎么说,还是难以让他们了解,而说出来亦无补于事。到家门时,想用手擦掉跌落,停顿在脸颊两旁的泪。那两滴,各散东西的泪珠,不晓得本身有多重,到底能承载多少的复杂情感,而需要多少时间去蒸发。正当我发现,泪已风干时,也记不起这滴泪从起点滑到终点,一共所费的时间。

和汉讲起,今天才是我第十四个工作日。我以工作卡的日子计算过,大概不会有错了。但是,我已经渐渐在遗忘。不确定,他是否明白我的意思。遗忘,是一点一滴,不知不觉。到发现的时候,却担心为时已晚。不记得,以前在这里工作前,我在家里是怎么度过。如今放工后回家,我也不再是做着那些我从前,空闲时做的事情。我较少读书,差点忘了从前阅读时,得到过的快乐。提不起劲去写作,创作的热诚,以往在书桌前偏执思考,在电脑键盘上飞快掠过的手指,那人的身影,已不像是我。假日时,不必上班,还想着工作的人与事,怎么都和工作前不一样了呢?【所以,我在逐渐遗忘从前。到真正适应了现在,我就不复认同,从前有过的那,自以为坚如磐石的,梦想或一切。】

R说,她手指过敏,我不知道详细情形。每次,每当我要走进,她都会后退。又或者,机会只有一次,我抓不紧,就不晓得下一次是几时。我还是很喜欢她,也是出于某种自我的偏执。我曾引以为傲,如今仍觉得那是自我的某个东西。【过敏】,是个奇怪的现象。我对金钱【过敏】,碰触金钱,无论是自己或他人,尤其是后者都令我神经紧张和出现各种过敏现象。或许,生活中令我足以令我们【过敏】的东西,都是我们所离不开,甚至是爱的东西。也许,你对某个人【过敏】才有可能爱上他。不然,完全没影响,没交集,就无法将故事发展。我对很多东西都【过敏】,但却怀疑,本身根本离不开这些能引起我【过敏】的事物。我们所【过敏】的,会不会就是那些,我们所【在乎】的,能对我们本身产生【作用】的呢?

以后,除非领班交代,否则绝对不擅自加班。我今天加班到这个时间,遇到M。之后发生的这些事,我想自己并不后悔。或者正因此,我才…

前路漫茫

讲起前路茫茫,我立即想起,老马识途。呵呵,小学时课本里的某页记录了这个故事,用浅白的文字讲解了日后才有可能,渐渐懂得的意思。可惜,我不是老马,也绝不像这么快当老马。从幼马变老马的过程,是我最有兴趣想知道的事情。其中,不可缺的,必经是挣扎。

我又在一次,跌入相同的漩涡当中了。用升学问题,四个字能总概,但无法概括一切。在面子书遇到B,冒昧地和对方谈起。原本以为,她会选择读传媒系,想不到是心系精算系。毕竟这也不是对我有任何影响的决定。

工作回来,今天和R、Bw.、H的工作时间过得愉快而轻松。期间麦出现,有一阵子的紧张。而临下班又遇到M。我可以确认,她是百分之百在生气。而我尽量不和她有任何接触。算是我错了吧,也已经道歉,在她面前绝不重犯。很遗憾,我并不认为那是大错,不过是大家都在做的事情。也是我错误估计了,她的性格,所以错仍在我。我并不心甘情愿去接受她,过于沉重的责备和回报,却也无法专横地把责任全揽到对方身上。于是,我们各自工作吧,时间是最佳的解决方案,也是唯一的方法。

说回升学,B好像也让我想到了些什么。她建议,把佛光山的课程延迟到,中文系学位毕业后。我再一次自问,执意去佛光山的课程,背后意义何在?是为了学会和自己相处,找到最真实的自己,和自己真正在乎的事而选择对的路和人生。时间是很可怕的东西,有时我很感激时间,能让我疗伤,能让我活着,做想做的事,能做的事。但我也同时害怕时间的流逝,和它所能够造成的毁坏和伤害。

如果人不变的话,时间也变不了,就当然不怕迟。【会不会是这样呢?】自问。我在面子书,本想如此回答她。但她已经下线,而这句话,我是说给自己听。时间再可怕,可能都敌不过自我。如果,连时间都无法摧毁我的意志,打击我的决心,消磨我的斗志,那是不是表示我胜利了。不但是因为我能坚持,能忍人所不能,难行能行,能行愿行。同时,也是一份坚定,是一种透彻的智慧,明白我所选择的终究没有错,而到最后无论是否获得,我也不曾失去任何东西。【我永远忘不了。】

我最怕,自己错了。怕自己坚持的,是错误的。于是,犹豫着。迷茫之间,分不清,这份怀疑,这份情感是由于本身的懦弱意志作祟,抑或我从中有所醒悟,而不该再往下走。那么年轻的人,总在感觉自己正和时间对抗。要是我选择错了,我的前局又占下风。但是,这份错是否能回头,是否又因为这份错才把我带到彼岸?【想得越大,得不到任何答案。反而冒出了更多的问题,岂不可…

一瞬间。一辈子

刚读完那天晴的小说,《孤岛少年的盛夏纪事》。起初读的时候,是昨晚子夜时分,从起点开始与时间赛跑。

也许,我已逐渐变得不信任,甚至于时间。自动表正躺在我九点钟位置。两天前我就停止了佩戴。打从昨晚,手表所显现的时间,就停留在,早上的八点钟。这不禁令我联想起,一部间接谈论时空的电影。车祸发生时,主角的手表摔坏了,出现裂痕的手表镜面,正显示着车祸的发生时间。每天到咖啡店上班,必须调整一次手表的时间。下班时,还得再调整一次。起点和终点的时差,最夸张可以有整整十五分钟的差距。

原本,今天不是休假。嘉慧明天据说要去抽血,我便和她换了休假的日子。到了第二天的下午,大约两点半,读完了这本书。起初的几页,甚至是几个章节。我有些恍惚,但也因为这故事选择编写的地方是本地,于是无形中增添了阅读的真实感。我一度以为那是真人真事,当然我坚信,纵使作者笔下的故事非亲自所经历或所闻,总是会有相同的故事在异样的空间经历过,或正在发生。但,这是本小说。之前,我读的都是散文,渐渐习惯去完全相信作者的句子。

《孤》的开头吸引了我。大学和人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我充满好奇。以一夜情为开头,有些大胆,不违言,此书有可取之处。我花了将近半天时间,读完它,像经历了别人的一生。要谈快速,在梦里,区区数小时就能经历好几辈子。于是,我再难以相信时空的逻辑,我宁愿为自己,在原有的,对时间的理论为基层,重朔一个属于我的,时间逻辑。《孤》里,有令我咂舌的情节。不是那些一夜情、酒精或香烟,那些东西,常听常见就会见怪不怪。世界都是如此的,五光十色的背后不知怎地。是一些很戏剧性的情节,但我喜欢杰,这位挚友的安排,以致后来一些人的死亡。有些超越现实的戏剧化,但【现实】的样子很多时候会由于【超现实】而变得不像【现实】本身。

明天早上七点上班。昨晚,我是不是令M生气了呢?我再一次经历,以后约定,一定要写出这份情感。她不选择接受原谅,最伤人的是,甚至拒绝承认她在乎,气愤。犹如下了逐客令,为即将开始演奏的乐曲填上休止符。我终究会离开,而不可避免地必须承受。我最近晚上睡不好,佛光山的课程再一次出现。还有很多的过去,泛黄的记忆。记忆,有时只为了证实失去。也是,芊也如此,不经意地,每次出现在他的思绪里。

政治那部分,也许有些沉重。但,我不因此而想逃避。这份沉重,总认为能加重我,生命的重量。总嫌弃自己的生命,太轻。风大时飘得太高,等一切静止,已不…

以静致远

现在,我很想,只想,静静地,缓慢地写完这篇日记。

我们平时,是不是都很赶时间呢?赶得慢,怕错失了后头的璀璨光景。跑得太快,又担心错过身边,蜕变缓慢的美丽风景。不要怀疑,生而为人,总是如此矛盾。

这个世界,要是事事讲求逻辑,是不简单的。光明和黑暗其实共存,但透过写作,你只能编写其中一部分,而不该漠视另一半的存在。逻辑,我从前以为是数理的专用名词。但,人的思考和行为,通通基于逻辑。侦探推理,讲求逻辑。科幻小说,是创作之中,最没逻辑的文体。它本身的逻辑,是在很后面的。但,假使一个故事没有任何逻辑,读者根本无法阅读,思考。故事本身的逻辑,是一种,读者能随阅读过程,依循的思路轨迹。像隐形的地图上,夜里能见的萤光,那若隐若现的一条虚线。

有些,不写东西的时候。我用脑去思考,偶尔还喃喃自语。但,如此我较容易迷失。一闪神又不知自己到了何处。思绪太零乱,无组织。而思想的转折点太大,而急促。所以,我必须借助文字,句子的记录去整理我的思绪和平衡思考速度。写作,某程度上该是在训练思考能力,挑战既有的思考模式。有种逻辑,是隐藏的,隐身罢了,我坚信。

开心时写作;难过时写作。开心时,人变得好轻浮,我好害怕。自己的脚都差不多无法碰触地面。如此的不实在,处于种不切实际的狂喜状态。人过份开心和极度难过时,都很不适宜做决定,甚至于写作。开心时写作,往往无法写入深处,无法静下来思考,从各个角度切入事件。难过时,或许能更深入,但物极必反,未至深入以流于泄愤的激烈笔锋。我很担心自己的情绪,喜怒无常,抓摸不定。

静,真正的,发自内心的沉静,多么难得。我,从前也试过,要变得沉默寡言,偏偏办不到。或许,这只是一种期望。又或者会是写作到一定时候的境界。透过写作,无论喜怒哀乐,都甘愿自己成为一切事件的局外人。生活,是不得不去经历,生命是必须要有所体验。要是,不参与生活,不感受人生,生命如同虚设。局内人,或许很容易当局者迷,至少我明白何谓【当局者迷】。来到写作,我却希望成为一个局外人,没有太多的情绪,平实地去让一切历史重演,而我只是个旁观者,既无法改写过去,亦不随故事的发展而,筋疲力竭。

嫁给你

今晚,睡不着。溜到了客厅,举起笔,写信给黄老师。

我很喜欢写信的。喜欢那种,用文字与人对话,却更像是对自己的一种剖白。感觉像是在和别人说话,写着写着,变成了最自我的低语。

你为小事而高兴,为小事而难过,多幼稚。开心时,你流连忘返,难过时,你耿耿于怀。原来,你如此放不下,还曾经以为,自己比别人豁达多少。明明知道,自己只是过客,仍执迷不悟,试图从这份,无益的执着当中,找出,甚至虚构出一份美感。创作,和虚构或许离不开关系。但,那虚构的当中,是来自于真实,而两者发展都后来已长成了连理枝,分割不得。

你我,总是世界的过客,时空的旅者。但,你我,又几时想起,或者大家只是不愿去提起,也许你也不相信,因为此刻是如此真实,实在拥有,让你不能相信,他人口中所说的,这一切的虚假。于是,我也任由自己放肆,无道。我既然不会留下,为何要懊恼痛苦,惆怅悲鸣。反正也无意留下,却不肯,装作不在乎。

这是份兼职,叫我学会部分做人的道理。错了,不要停留好吗?不是道歉后都能得到原谅。礼物送出了,也未必能被接受。但,你要懂得,时间是可即将苗牙的种子。你能静心等待,也只能如此。只要,不要有下一次,不再奢望能挽回,不要有,下一次。

你不能放弃阅读。不能停止写作。无论多迷失,让文字和笔锋,作为一种牵引。你无法直接,甚至不懂得日期,到底哪天能到达彼岸。而不断的阅读和创作,是种牵引,纵使你迷失,慌张,无助,它还在那里,灯光再微弱也有希望,火苗仍为熄灭。

这份兼职,工作环境,人和事,是个学习的道场。进入那里,就像舞者进入舞场,战士踏进战场。这里的每个人,出现过的他们,发生过的每件错综复杂,也许新鲜刺激,更多是平凡无奇,也许激起过你,短暂的,不稳定的种种情绪和反射,都是为了让你学会舞剑的方式,如何紧贴伴侣的舞步,随音乐跳完整支舞曲。这首歌,还是会完结,而你会离场。当,卸下盔甲,脱掉舞衣后,你是别人的妻子。你会和舞伴,用心地,不畏艰辛,排除万难地,最完美地呈现出这支舞蹈。你不能负了这把剑,万民的期望,不能愧对自己的生命,要捍卫你所在乎的,完成你所要做的。但是,你始终是别人的妻子,舞伴和你的关系,在踏入舞池中开始,离开舞池后结束。我是别人的妻子,偶然和舞池内的伴侣调情。音乐停止了,也得记得,回到丈夫的身边。我已经嫁给了文学,暂时没想过离婚。最希望和文学,过一生一世。我只有这一生,于是和你永不分离。

度日

度日相等于,过生活。对于那些,没生活可过的人,就叫做过时间。别说你不懂,大家都是人在途中。你也许还不确定方向。要是选择了不同的路线,途经的站也一定会因此而很不一样,其中的差异性甚至是非常大的。我相信,过程会是这样。只不过,我和你也避不开,那殊途同归的终点,如命定的结局。

今天,我没去上班。特地去看医生,拿了张医生证明书。全天在家无所事事,吃个不停,还好都吃不多。反而是睡不停。连我都不晓得,是怎么了?

也许是太累,但我并不觉得累。更贴切的形容该是,空虚无聊。我是不是已经,不自觉地陷入了某些东西?这种经验还是好的,反正我之前没尝试过。而我想,只要我能转换个环境,之后也会渐渐淡忘的。

开学后,在籍学生继续上课。而我,暂时还没回去学校的必要。职业人士继续他们的工作。而我,之前没上班的时候,到底都是干什么的?要是,现在仍是假期,我会选择怎样度过我的时间?看书吗?还是不断上网。考取高等教育文凭考试前,我可是常常吼道,没时间读书,没时间写作。如今,空闲成那样,才发现自己已渐渐失去写作的动力。要是,我还能心存畏惧,便值得庆幸,否则,那才是我真正必须担忧的理由。

活着,本身就有很多选择。而我听说,做完一个决定后,你的未来就像一棵树苗以后所会伸展的树根,永远不晓得会往哪个方向生长。

莫名其妙

Mr Clive很恐怖。众多领班当中,我最不喜欢他。具体原因,说不出来。也许,听过大家对他的评语后。闻名不如见面,见了才真正吓到。

昨天,不晓得是不是情绪不对劲。打算要延迟工作时间,没多久还是打卡离开。结果还在是咖啡店逗留到整晚上七点。我在想,是否应该在那里逗留。其他人都会认为,既然留下来就工作。不然,累的话就回家休息啦。但是,我回家也只是躺在那里,在咖啡店坐坐,感觉也很好。要是这样令某些领班和经理不高兴,我又得想想是不是该下班后直接回家。

和我同期到咖啡店工作的兼职们,大概也只有我,特别奇怪。下班后不急着回家,喜欢加班。嘴巴上说要钱,实际上也有点内心空虚,想寻找些快乐。不晓得,这种行为是否被允许,抑或我根本无需得到任何人的准许。我总是希望令身边的人开心,哪怕施展浑身解数。可惜,开心的后面总跟随着悲伤。也许,我真的不该如此在乎。是不是,我在咖啡店投入了太多的感情?可能,我的确不是个识时务的人,从来都不是。

我想,在咖啡店要赚到考驾驶执照的钱是有可能。至于手提电脑,迟些吧。先领到车牌,到时去哪里,做事也方便。佛光山,要是能令修行成为生活,先想想自己打算去的原因,如果能用其他取代,或许就能够延迟。中六也是个选择,至少能省下一年大学先修班的学费。而读书期间,同样能做兼职赚钱。

所有事,都应该和哥哥、姐姐试着去商量的。读书比工作好,大家都那样说。或许是吧,但是咖啡店的工作,真不该感到压力的。反正只是兼职,我不喜欢就能即时离开。只不过,我不能不认真去看待所有事。不能总是闯祸后便逃之夭夭。未先把问题解决便逃避,只不过是把所有的问题带走,到下个地方,去使历史重演罢了。

方路的《Ole Cafe》,昨天也在咖啡店读了几页。又是红毛丹树啊,我心里一怔。大马作家,都好像有点偏爱红毛丹树啊。我只是那样想了一下。这本书,有很多很好的地方,那个【好】是我所不懂得形容的。心里觉得方路是个诚实的作家,见他写时光,感受很不一样。自古以来,写时光的人太多了,连我也偶尔会赞叹时光和写时光、读光阴的这群人。毕竟,我们是以有限的去领悟,甚至换取无限的。

青春,上了二十五岁的人,听了我的年纪,有些还真是会羡慕起来。年轻的人,有些是享受着这些青春的本钱。一些却懊恼得很,年轻和菜鸟很容易扯上关系。年轻也和不懂事、经验不足、依赖、感情用事等词汇混在一起。

逃避

我自认时常勇气不足。我真是该全心全意地做事的,为何偏要想东想西,活在当下难道真的如此困难?
最理想的是,今晚十点上床睡觉,还是要立刻睡着的那种。今天是早上七点,工作到晚上七点。人是累的,但相信耐力会随日子增加。二月五日和六日我继续请假,至于农历新年,照常工作。不晓得,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本事,抑或其他理由。反正,我就很希望自己能撑下去。但是,我越发地觉得,我无法面对的事太多,想逃避的事不少。
佛光山的课程,每当感到挫折时,想去的心意就更坚定了。但,那并不会是个短期的课程。不过回来后,能继续到咖啡店工作。直到明年一月才去新纪元就读中文系,如无意外的话。总觉得,参与了佛光山的课程,会让我找到自己。我需要面对,和接受真正的我和一切,而我,坦诚的剖白,只能是,我总是借着其他东西去故意转移,注意力,也许是羞耻,但无可奈何。
我开始能习惯,咖啡店里的人,工作时,板着脸的样子。我也何尝不是这样。做错事时,惭愧得不行,担心其他人会责怪我。但,要是他们并不责怪,假使我不必因此负上责任,是不是代表,我就不会难过了呢?奇怪的是,咖啡店有不少员工,都很喜欢在自己的值班时间人间蒸发。之前毫无预兆,无需交代。我自认,已经算不错了。没迟到早退,没突然间不见踪影。
咖啡店的高层,应该好好对待我们。要是他们解雇我,我本身根本没损失。但,还是会顾着点办事。这份工作,给我薪水,还让我赚点经验。而且,我因此能较为骄傲地,面对身边的人。
这件事,还没算真正跟父母讨论过,或许迟些啦。考车牌的事,已经不在乎了,不晓得原因。咖啡店都成了我另一个家了。我得知,他们之中很多人都尝试过吸烟,甚至是还在尝试中。他们之中,许多人都是靠吸烟和酒精,去舒缓压力和工作之类。有些是起初,不碰这些,都来都尝试了。我想,那就是大家口中的,耳濡目染。我,不想喝醉和吸烟,但是咖啡,其实也蛮提神。喝了咖啡,甚至不想吃东西,也未必是不好的。
同样是领班,薪水都可以差很远。Recca一定是领班之中,最得Mic欢心的一位。但又如何,我只是这里的过客,但求生命中的这一页尽可能完整,要是不能够也尽力了。我不会在这里久留,但至少把美好携带。

圈子,我们欢迎你

今天难得休假,心情应该是,愉快且轻松。【应该】不代表事实的。我们都很喜欢用【应该】这个字眼。像【怀念】,使到它的时候,其他的细节可以不见,能确定的是,我们所【怀念】的必定是失去的东西。至于【应该】,人类最喜欢这样。我们【应该】这样这样,和那样那样。但【应该】未必等于在做。【应该】某程度上是,有心愚弄大众的。但句子出现【应该】以后,笔者往往会给你们来个急转弯。对,事情【应该】是这样,但实际上不是这样。因为我只说【应该】。世人【应该】做的事很多,但真的做到,真正在做的,到底有几人,有多少?

我不是不快乐。只是患得患失。之前,发梦都希望有天能像现在,休息。一早起床,脚是酸的。我已经听不见,晨早七点时纪律老师用麦克风千里传音的噪音污染。我昨晚实在太累。也许,感觉累的人就像,喝醉酒的家伙。我几乎记不起,昨晚是怎样进房再躺在床上。之所以,今早起床时,还有种梦境的感觉。电影《Inception》就说过,试着回忆,每次你都是突然间进到梦中的。

无论如何,今天还是悠闲地度过。上网时,见到燕翎老师,聊了一阵子。作协也许有我能够效劳的地方。我告诉了她,关于我在假日都满脑子old town的思想。聊起来,我想起,以前一位三十几岁的姐姐说过,出社会工作前读书最理想。大部分人,出社会工作后,会渐渐放弃读书的念头。我当初不以为然,以为自己该是出类拔萃,该是意志坚定。现在,我便开始怀疑,难道~

一些人,是入社会工作后,不断撞壁,而赶着去读书。不排除,也有一些,因为工作的环境和同事合得来,渐渐加入了新工作职员中的大本营。而且,工作后会获得薪水,人一见钱,就很容易意志动摇,甚至因小失大。就像,一段路程。你的目的地是,Z城。要从A城到Z城,必须经过几个城。你也许刚来到C城时,还记得你的目标是要到达Z城。假设C城里,有你值得留恋的人事或你已渐渐融入C城人民的大家庭,也许你会逐渐忘怀,你曾经要到Z城的那份决心。

佛光山的善信们,对我很好,友善温馨。新纪元的老师和学哥学姐们亲切关怀。咖啡店的职员则照顾有加。我该知道,本身到底有多幸福。这三个看起来,像是三个不同的圈子。假使他们是人类,还是三个各有千秋的好男人,相信也是很难选择的。不过,我还懂得,咖啡店是暂时,像浪漫的情人是无法陪伴你过一辈子。佛光山是终生良友,到过了就把好的永远留在身边。新纪元是终身伴侣,目前为止,没错,是这样的。


刚出去买黑鞋。工欲善其事,…

二十四小时

先讨论,关于二十四小时,你的概念是什么?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要是你工作二十四小时,就表示你全天候在工作。要是一间店开二十四小时,就表示它年终无休,全天候欢迎光临。我就是在一间二十四小时经营的咖啡店工作。而我,和它不一样,绝对不可能是二十四小时。

今天,一早发了个简讯给Lina,说声早安,讲个无聊笑话。十分钟内,接到她的来电,说明急需我到咖啡店工作。那时才七时正的早上。想起阿布的部落格写过,关于那些现代人不完整的情感。不完整的悲伤、感动、快乐。明天阿布又要去台北,她真该回去北京看看的,我想。而Lina的电话,或许我该叫她Mas,因为大部分人都选择如此称呼她。她唤我去上班,我答应了,于是那成为了一个不完整的早晨。也许不只因为需提早上班。我家对面就是,就读了五年的中学。而今天,1月3日又是个不平凡的日子。 在这之前的11年,我都在小学和中学度过。整洁的校服、超短的指甲和诡异的乌龟头。【小学】逼不得已勒上的领带,搞了一个早上仍不满意的发型,为遮掩黑眼圈特别佩戴的眼镜。【中学】

一早七点起床,校内的纪律老师再度使用超音波似的声音传播方式在大吼大叫。我一听就晓得是谁了。我大可以,闭上双眼,躺在沙发上,仔细聆听他的每句话,脑里甚至还能模拟出一个,活在我记忆中的那个,手拿麦克风时边作出的怪异动作。记忆会撒谎,它永远得不到我的信任,尤其是当我一再察觉时间的流逝。我终于成为了,一个旁观者。

而工作,令人有压力。因为本身,背负责任。我从早上八点前工作到晚上九点半。咖啡店的人事,A不受大部分人的欢迎,但是这些背后不太喜欢A的人,甚至是略带敬畏的他们,平时和A好得不行,聊天交谈,完全看不到一点问题。我怀疑,到底A是清楚明白这群人的心,故意佯装,抑或还有其他可能性。把相同的状况摆在自己身上,我想来便心寒。

有些疑问。例如学生为何要到咖啡店讨论功课,图书馆会是个更绝佳的地点。至少,没太喧闹的背景,加清新空气。吸烟的人,没样子看,一些斯文到不行的,偏偏可以半天内抽完整包烟。

大家总说,我看起来是疲惫的样子。连一大早去上班也这样。我纳闷,怎样做,我才像是精神奕奕地去工作。难道我天生就是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牵引】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人问我,在咖啡店的工作怎样?我一时傻眼,说不出个究竟。后来我回答说,开心时很开心,难过时好难过。也许,这根本不能算是个答案。一件事,一个人,之所以会令你痛苦,不因为它本…

彼岸

从早上九时工作到傍晚七时,一共十个小时,总赚五十令吉马币。也许微不足道,但绝对是累的咯。

咖啡店真正的繁忙时间,其实是从上午十二点到下午五点之间。既然Mic都开口叫我留下来,加上我又欠下Eka人家。况且Lina和嘉慧又很需要帮忙,纵使我加入,店面依然人手不足。我累死了,但现在非常快乐,并不后悔。无怨无悔,似乎最是难得。

其他员工都对我很好,所以感觉很幸福。Reca也很疼我,有种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错觉。工作时会辛苦,下班后就很快乐。所以,我总是在忙碌得快断气时想辞职,下班后却死赖着不想走。某程度上,存在着类似爱情的特质。一些情侣,吵架时要分手,或许是离离合合,但终究分不开。就是某种牵引,时喜时忧的,令人欲罢不能。

除了责任感,我今天发现了另一样很重要的特质,临危不乱。我的性格,无法沉静,除非生病或生闷气。临危即乱,是本人最佳写照。于是,我要慢慢地改正过去,必须学习。在咖啡店工作,除了学习和人相处,待客之道,工作程序,耐心和应变能力也缺一不可。看似很简单的东西,做起来,比嘴上说要困难许多。

有时候,我还真不懂。为什么,生命中的一些人,我竟然如此在乎。甚至不介意花时间去了解,接触。有意无意地要让对方开心。一些,偏偏我就如此不在乎,不到发觉事有不妥亦不愿多加留心。我待人竟是如此不平,何来的资格要求公平对待。今天遇到特多的麻烦客户,不断换桌子,点的食物又自己写错编号,不断增删已经记录在电脑系统的食物和饮料。一句话来总结以上情形,一样米养万样人。

不知是否当侍应已有一段时间。翻查记录,原来是第十个工作日了。我比较不知丑了。会主动和客人聊天。完全不相识的人也说上很多话,有助于舒缓情绪。否则一整天的工作会很辛苦,很累,总需要某些不同味觉的调剂品。我想,自己现在才真正开始明白,【调剂品】到底携带着什么意义。

经人提醒,才想起明天学校开学。想不到,如今我已成为局外人。如此也好,我很欢喜。也许这话说得太早,但现在我心里想的是咖啡店的工作。不算严格的说法,我该是已经半只脚踏入社会了吧。开始接触许多学校以外的事物,每天也很新鲜,因为会遇到许多不同的人。一些等到某天也会厌倦,现在却还不是时候。

我总是知道自己是幸福的。虽然,迷茫的时候还是感觉很可怕。也许,我真该将一切往好方面想。到底何处是彼岸?我深知,一直以来做的许多事,那些不一样的尝试,都是为了让自己终有一天到达彼岸。真正的彼岸,也许只是…

走神

昨晚倒数,我的睡眠质素不太好。我心很野,老是不愿待在家里。第二天,为了掩饰自己的熊猫眼,我特地戴眼镜去上班。Lina说,我不戴眼镜的时候,比较可爱。能出现在我身上,最至高无上的赞赏便是,你很可爱~

我提早一小时,上午十一点去咖啡店上工。Reca的马来文名字原来很长,而且很难记。而【Reca】是个特地制造出来,用以便利称呼的名字。R原本是上午十二时下班,后来咖啡店实在忙。我见她进进出出,一度以为她回家了。谁知,她神出鬼没,突然又出现。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我想,我能接受,大家不见微笑的倦容,曾几何时,我以为自己在微笑,从镜子的倒影看来,我的表情根本不像是在微笑,顶多只是委曲的哭脸。

我工作到晚上七点,从六点起,客人开始大量减少。相信,他们同样会集体出现在,某些其他的地方,不约而同地。饮食生意是这样,黄金时段很多人,冷清时段几乎没有人,很不平衡。一是做死你,二是闲死你。

我工作时,偶尔会走神。待我回过神时,通常是身体受到了某种刺激,例如烫伤。不然就是,意识到自己犯了某些错误。也不晓得是哪条神经线打结,是否应归纳为心不在焉?回过神时,还想思索,刚刚是哪些思想的漩涡让我不自觉陷了下去。这更是不切实际,我需要专心工作。而我似乎永远也搞不懂,刚刚,霎那间的几秒钟,是什么事情,让我走神了。抑或,我根本不愿意承认。

今天,我跟Lina提起,自己有些胃痛,太忙了吧。之后Eka给我做了汉堡。我,嘉慧,Lina躲起来分堡同昧。第八个工作日才发现,整个咖啡店里都装有闭路电视。难怪,我们必须躲起来,才能偷吃。但其实很无所谓,整间咖啡店的人都那样。一些事,当大家都在做的时候,也就成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Eka叮咛,别告诉其他人啊。呵呵,我回她说,绝对不跟我爸妈说。在那里工作,不晓得会不会发胖,偷吃和偷喝该是件多么容易的事情。我就经常看到,厨房的工作人员,嘴巴合起来,却没刻闲。

其实犯错,不是问题。除了要从错误中学习,我们必须懂得解决问题。而解决方案,不是单方面的,至少是双方面的。自己和客户去解决,或和职员去解决。反正,出现【问题】不是打问题,大家都在努力,共同想法子解决问题再继续每天的工作,过每天的生活。

责任感,真的很重要。听Eka和Lina提起,才晓得原来她们也不是在睡觉。和我们一同当侍应的两位马裔职员,的确都有过人本事。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在工作上,有活干当没活干。我们原来谁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