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法律講師

Mr Douglas. 我叫他作Mac D 我們的新講師兼導師。。。。從上他的第一堂課開始我就頭痛。。。。一直痛到放學回宿舍。美人魚一早躺在床上睡覺,我也跟着睡咯。

希望能漸漸聽得懂他的課。今天連一個字都聽不進去,無可奈何。。。。他講話的速度和火箭比,我想有過之而無不及。。。。。。不想在這裡提及他太多,大概是做不到的。我想,我因為他到達了一個無言的階段。【其實我感覺好像沒什麼話好說,如果真要我說。。。】停頓了一整子,【無話可說】。我經歷了少有的,無言境界。

加上不知為何的血如泉注。。。。我忍不住幻想自己會不會由於失血過多而倒下。喉嚨覺得癢和痛。。。。已經好一段日子。總覺得要是我能少說些話,固本養元會好些。。。我知道等我上了點年紀的時候就做不到像現在那樣滔滔不絕、死不斷氣地講啊講啊講不同。當喉嚨開始退化的時候也許還能靠這雙手去寫。。。到寫也退化了,我還沒想到該怎樣,就死了嗎?等等,其實我也不確定,口和手和眼睛之間誰會比誰先退化,而何者會退化得最快。。。有點像是夫妻之間,原是互相扶持和協調的關係,現在是不懂誰會先死的關係。

年輕情侶結婚成為夫妻是為愛情,為感情,想憑著彼此的愛去建造一個幸福的家庭和一生。也許當時沒想多,到老了的時候,就看誰照顧誰了。要是其中有人病倒【衰老性質】地,長期需要人照顧。誰會比誰先死的。老了可能就變成討人厭的老頑固了。攜手過完一輩子,是件介乎容易和困難的事。說容易,很少人做到。說難,還是有人做到了。一輩子從來對我而言是近乎奢侈的東西,更別說生生世世,那在我聽來很是多餘。你我要是一輩子的完美沒那麼考驗,健康,愛情沒那個考驗,沒那麼意義。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Pequeños cambios [Little changes]

你是我的

Blindfold me if it 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