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1, 2011

走神

昨晚倒数,我的睡眠质素不太好。我心很野,老是不愿待在家里。第二天,为了掩饰自己的熊猫眼,我特地戴眼镜去上班。Lina说,我不戴眼镜的时候,比较可爱。能出现在我身上,最至高无上的赞赏便是,你很可爱~

我提早一小时,上午十一点去咖啡店上工。Reca的马来文名字原来很长,而且很难记。而【Reca】是个特地制造出来,用以便利称呼的名字。R原本是上午十二时下班,后来咖啡店实在忙。我见她进进出出,一度以为她回家了。谁知,她神出鬼没,突然又出现。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我想,我能接受,大家不见微笑的倦容,曾几何时,我以为自己在微笑,从镜子的倒影看来,我的表情根本不像是在微笑,顶多只是委曲的哭脸。

我工作到晚上七点,从六点起,客人开始大量减少。相信,他们同样会集体出现在,某些其他的地方,不约而同地。饮食生意是这样,黄金时段很多人,冷清时段几乎没有人,很不平衡。一是做死你,二是闲死你。

我工作时,偶尔会走神。待我回过神时,通常是身体受到了某种刺激,例如烫伤。不然就是,意识到自己犯了某些错误。也不晓得是哪条神经线打结,是否应归纳为心不在焉?回过神时,还想思索,刚刚是哪些思想的漩涡让我不自觉陷了下去。这更是不切实际,我需要专心工作。而我似乎永远也搞不懂,刚刚,霎那间的几秒钟,是什么事情,让我走神了。抑或,我根本不愿意承认。

今天,我跟Lina提起,自己有些胃痛,太忙了吧。之后Eka给我做了汉堡。我,嘉慧,Lina躲起来分堡同昧。第八个工作日才发现,整个咖啡店里都装有闭路电视。难怪,我们必须躲起来,才能偷吃。但其实很无所谓,整间咖啡店的人都那样。一些事,当大家都在做的时候,也就成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Eka叮咛,别告诉其他人啊。呵呵,我回她说,绝对不跟我爸妈说。在那里工作,不晓得会不会发胖,偷吃和偷喝该是件多么容易的事情。我就经常看到,厨房的工作人员,嘴巴合起来,却没刻闲。

其实犯错,不是问题。除了要从错误中学习,我们必须懂得解决问题。而解决方案,不是单方面的,至少是双方面的。自己和客户去解决,或和职员去解决。反正,出现【问题】不是打问题,大家都在努力,共同想法子解决问题再继续每天的工作,过每天的生活。

责任感,真的很重要。听Eka和Lina提起,才晓得原来她们也不是在睡觉。和我们一同当侍应的两位马裔职员,的确都有过人本事。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在工作上,有活干当没活干。我们原来谁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