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 2011

彼岸

从早上九时工作到傍晚七时,一共十个小时,总赚五十令吉马币。也许微不足道,但绝对是累的咯。

咖啡店真正的繁忙时间,其实是从上午十二点到下午五点之间。既然Mic都开口叫我留下来,加上我又欠下Eka人家。况且Lina和嘉慧又很需要帮忙,纵使我加入,店面依然人手不足。我累死了,但现在非常快乐,并不后悔。无怨无悔,似乎最是难得。

其他员工都对我很好,所以感觉很幸福。Reca也很疼我,有种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错觉。工作时会辛苦,下班后就很快乐。所以,我总是在忙碌得快断气时想辞职,下班后却死赖着不想走。某程度上,存在着类似爱情的特质。一些情侣,吵架时要分手,或许是离离合合,但终究分不开。就是某种牵引,时喜时忧的,令人欲罢不能。

除了责任感,我今天发现了另一样很重要的特质,临危不乱。我的性格,无法沉静,除非生病或生闷气。临危即乱,是本人最佳写照。于是,我要慢慢地改正过去,必须学习。在咖啡店工作,除了学习和人相处,待客之道,工作程序,耐心和应变能力也缺一不可。看似很简单的东西,做起来,比嘴上说要困难许多。

有时候,我还真不懂。为什么,生命中的一些人,我竟然如此在乎。甚至不介意花时间去了解,接触。有意无意地要让对方开心。一些,偏偏我就如此不在乎,不到发觉事有不妥亦不愿多加留心。我待人竟是如此不平,何来的资格要求公平对待。今天遇到特多的麻烦客户,不断换桌子,点的食物又自己写错编号,不断增删已经记录在电脑系统的食物和饮料。一句话来总结以上情形,一样米养万样人。

不知是否当侍应已有一段时间。翻查记录,原来是第十个工作日了。我比较不知丑了。会主动和客人聊天。完全不相识的人也说上很多话,有助于舒缓情绪。否则一整天的工作会很辛苦,很累,总需要某些不同味觉的调剂品。我想,自己现在才真正开始明白,【调剂品】到底携带着什么意义。

经人提醒,才想起明天学校开学。想不到,如今我已成为局外人。如此也好,我很欢喜。也许这话说得太早,但现在我心里想的是咖啡店的工作。不算严格的说法,我该是已经半只脚踏入社会了吧。开始接触许多学校以外的事物,每天也很新鲜,因为会遇到许多不同的人。一些等到某天也会厌倦,现在却还不是时候。

我总是知道自己是幸福的。虽然,迷茫的时候还是感觉很可怕。也许,我真该将一切往好方面想。到底何处是彼岸?我深知,一直以来做的许多事,那些不一样的尝试,都是为了让自己终有一天到达彼岸。真正的彼岸,也许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