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11, 2011

前路漫茫

讲起前路茫茫,我立即想起,老马识途。呵呵,小学时课本里的某页记录了这个故事,用浅白的文字讲解了日后才有可能,渐渐懂得的意思。可惜,我不是老马,也绝不像这么快当老马。从幼马变老马的过程,是我最有兴趣想知道的事情。其中,不可缺的,必经是挣扎。

我又在一次,跌入相同的漩涡当中了。用升学问题,四个字能总概,但无法概括一切。在面子书遇到B,冒昧地和对方谈起。原本以为,她会选择读传媒系,想不到是心系精算系。毕竟这也不是对我有任何影响的决定。

工作回来,今天和R、Bw.、H的工作时间过得愉快而轻松。期间麦出现,有一阵子的紧张。而临下班又遇到M。我可以确认,她是百分之百在生气。而我尽量不和她有任何接触。算是我错了吧,也已经道歉,在她面前绝不重犯。很遗憾,我并不认为那是大错,不过是大家都在做的事情。也是我错误估计了,她的性格,所以错仍在我。我并不心甘情愿去接受她,过于沉重的责备和回报,却也无法专横地把责任全揽到对方身上。于是,我们各自工作吧,时间是最佳的解决方案,也是唯一的方法。

说回升学,B好像也让我想到了些什么。她建议,把佛光山的课程延迟到,中文系学位毕业后。我再一次自问,执意去佛光山的课程,背后意义何在?是为了学会和自己相处,找到最真实的自己,和自己真正在乎的事而选择对的路和人生。时间是很可怕的东西,有时我很感激时间,能让我疗伤,能让我活着,做想做的事,能做的事。但我也同时害怕时间的流逝,和它所能够造成的毁坏和伤害。

如果人不变的话,时间也变不了,就当然不怕迟。【会不会是这样呢?】自问。我在面子书,本想如此回答她。但她已经下线,而这句话,我是说给自己听。时间再可怕,可能都敌不过自我。如果,连时间都无法摧毁我的意志,打击我的决心,消磨我的斗志,那是不是表示我胜利了。不但是因为我能坚持,能忍人所不能,难行能行,能行愿行。同时,也是一份坚定,是一种透彻的智慧,明白我所选择的终究没有错,而到最后无论是否获得,我也不曾失去任何东西。【我永远忘不了。】

我最怕,自己错了。怕自己坚持的,是错误的。于是,犹豫着。迷茫之间,分不清,这份怀疑,这份情感是由于本身的懦弱意志作祟,抑或我从中有所醒悟,而不该再往下走。那么年轻的人,总在感觉自己正和时间对抗。要是我选择错了,我的前局又占下风。但是,这份错是否能回头,是否又因为这份错才把我带到彼岸?【想得越大,得不到任何答案。反而冒出了更多的问题,岂不可…

一瞬间。一辈子

刚读完那天晴的小说,《孤岛少年的盛夏纪事》。起初读的时候,是昨晚子夜时分,从起点开始与时间赛跑。

也许,我已逐渐变得不信任,甚至于时间。自动表正躺在我九点钟位置。两天前我就停止了佩戴。打从昨晚,手表所显现的时间,就停留在,早上的八点钟。这不禁令我联想起,一部间接谈论时空的电影。车祸发生时,主角的手表摔坏了,出现裂痕的手表镜面,正显示着车祸的发生时间。每天到咖啡店上班,必须调整一次手表的时间。下班时,还得再调整一次。起点和终点的时差,最夸张可以有整整十五分钟的差距。

原本,今天不是休假。嘉慧明天据说要去抽血,我便和她换了休假的日子。到了第二天的下午,大约两点半,读完了这本书。起初的几页,甚至是几个章节。我有些恍惚,但也因为这故事选择编写的地方是本地,于是无形中增添了阅读的真实感。我一度以为那是真人真事,当然我坚信,纵使作者笔下的故事非亲自所经历或所闻,总是会有相同的故事在异样的空间经历过,或正在发生。但,这是本小说。之前,我读的都是散文,渐渐习惯去完全相信作者的句子。

《孤》的开头吸引了我。大学和人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我充满好奇。以一夜情为开头,有些大胆,不违言,此书有可取之处。我花了将近半天时间,读完它,像经历了别人的一生。要谈快速,在梦里,区区数小时就能经历好几辈子。于是,我再难以相信时空的逻辑,我宁愿为自己,在原有的,对时间的理论为基层,重朔一个属于我的,时间逻辑。《孤》里,有令我咂舌的情节。不是那些一夜情、酒精或香烟,那些东西,常听常见就会见怪不怪。世界都是如此的,五光十色的背后不知怎地。是一些很戏剧性的情节,但我喜欢杰,这位挚友的安排,以致后来一些人的死亡。有些超越现实的戏剧化,但【现实】的样子很多时候会由于【超现实】而变得不像【现实】本身。

明天早上七点上班。昨晚,我是不是令M生气了呢?我再一次经历,以后约定,一定要写出这份情感。她不选择接受原谅,最伤人的是,甚至拒绝承认她在乎,气愤。犹如下了逐客令,为即将开始演奏的乐曲填上休止符。我终究会离开,而不可避免地必须承受。我最近晚上睡不好,佛光山的课程再一次出现。还有很多的过去,泛黄的记忆。记忆,有时只为了证实失去。也是,芊也如此,不经意地,每次出现在他的思绪里。

政治那部分,也许有些沉重。但,我不因此而想逃避。这份沉重,总认为能加重我,生命的重量。总嫌弃自己的生命,太轻。风大时飘得太高,等一切静止,已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