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12, 2011

长篇

这篇日记,我不晓得主题在哪里?就像,先前的许多篇,无头绪可言。

大约傍晚的六点半,我家对面的学校门前,堵车是必然。我下班后回家,坐在车子内,妈妈的身旁。泪一直流,车窗外的景物移动得很慢。原本三十秒内能走完的路程,几乎花了几分钟还无法到达。感觉像是几世纪,要能够,我宁愿时间能比这,移动得更慢。妈妈喋喋不休在说话,很多事她不懂。我不懂得从何说起,也许是我任性,固执,以为怎么说,还是难以让他们了解,而说出来亦无补于事。到家门时,想用手擦掉跌落,停顿在脸颊两旁的泪。那两滴,各散东西的泪珠,不晓得本身有多重,到底能承载多少的复杂情感,而需要多少时间去蒸发。正当我发现,泪已风干时,也记不起这滴泪从起点滑到终点,一共所费的时间。

和汉讲起,今天才是我第十四个工作日。我以工作卡的日子计算过,大概不会有错了。但是,我已经渐渐在遗忘。不确定,他是否明白我的意思。遗忘,是一点一滴,不知不觉。到发现的时候,却担心为时已晚。不记得,以前在这里工作前,我在家里是怎么度过。如今放工后回家,我也不再是做着那些我从前,空闲时做的事情。我较少读书,差点忘了从前阅读时,得到过的快乐。提不起劲去写作,创作的热诚,以往在书桌前偏执思考,在电脑键盘上飞快掠过的手指,那人的身影,已不像是我。假日时,不必上班,还想着工作的人与事,怎么都和工作前不一样了呢?【所以,我在逐渐遗忘从前。到真正适应了现在,我就不复认同,从前有过的那,自以为坚如磐石的,梦想或一切。】

R说,她手指过敏,我不知道详细情形。每次,每当我要走进,她都会后退。又或者,机会只有一次,我抓不紧,就不晓得下一次是几时。我还是很喜欢她,也是出于某种自我的偏执。我曾引以为傲,如今仍觉得那是自我的某个东西。【过敏】,是个奇怪的现象。我对金钱【过敏】,碰触金钱,无论是自己或他人,尤其是后者都令我神经紧张和出现各种过敏现象。或许,生活中令我足以令我们【过敏】的东西,都是我们所离不开,甚至是爱的东西。也许,你对某个人【过敏】才有可能爱上他。不然,完全没影响,没交集,就无法将故事发展。我对很多东西都【过敏】,但却怀疑,本身根本离不开这些能引起我【过敏】的事物。我们所【过敏】的,会不会就是那些,我们所【在乎】的,能对我们本身产生【作用】的呢?

以后,除非领班交代,否则绝对不擅自加班。我今天加班到这个时间,遇到M。之后发生的这些事,我想自己并不后悔。或者正因此,我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