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11, 2011

人獸鬥爭

Image
近一個月,幾乎每次我出遠門,天空都會下起傾盆大雨。出門時陽光明媚,不稍五分鐘抬頭一看,【烏云密布】。我運氣不好吧。

不知怎地,近來的天氣總是怪怪的。昨晚聽完講座,心有餘悸。總想著,【天崩地裂】,地球快撐不住了。七歲那年第一次入影院觀賞恐怖片亦如此。可惜,這不只是部電影。忍耐和【破壞】有個限度,醒覺是不是真該及時?大自然的力量,人類的智慧永遠敵不過。可是,貪婪已完全蓋過頭頂的一點光。佛教注重【點燈儀式】,幾千年前傳承至今,每一點光亮都是為了喚醒世間和人性的光輝。若等要一日,天地間已變得暗淡無光。不曉得,我們是否來得及燃起一點【希望之光】。

實在衝動。看回前些日子剛出來的那篇《完整》,吐出整桶的血。尤其最後一句,有自殺傾向的人讀了會不會義不容辭地往下跳?陳老師告訴我,無論是一個怎樣的人,寫出一篇作文都必須負上一份責任。你【發表】的文字,也許你並不察覺,但隨時會給讀者注入某些思想。以前我就考慮過【人格】和【作品】之間的關係。寫作人不論如何掩飾,始終會把心裡最【執著】的事封印在文字上,讓其守在時光長流之中。我怎能不謹慎地,留心自己的筆鋒。我為自己捏了把冷汗。文字間,是面鏡子,讓別人看見自己,讓自己看進洞穴裡的暗。

有位大嬸給神廟牽來一頭狗。我叫它【熊熊】。其他神廟常客則堅持叫【旺旺】。反正你喚什麼名,它也絕對【充耳不聞】。主人搬家就把它遺棄到這。它算好命咯,這裡人人疼它,只因那身漂亮毛髮和【水汪汪】的雙眼。老人家說,女生若生得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是【淫賤】的相格。我的天,那些明明沒【近視】也逼著佩戴【隱形眼鏡】和狂花眼妝的人,不都是為了營造出【水汪汪】?
剛剛上前逗它玩,差點【中招】。它居然意圖對我【耍狠】,嚇我一跳。其他人勸告我,別招惹它。平時【熊熊】很溫順的。昨晚我見它時,還好好的。獸性難馴,況且我還不是自小養育它的主人。五金店老闆養的那三條【狂犬】才真嚇人。它們天天的食物都是市場買來的【新鮮肉類】。廣東話我們稱之為【生肉】的食物,完全不經烹調或煮熟的肉類。結果它們見人都想【咬一口】,說實在我們嗅起來像極它們平日的食物。所以飼養它們的主人,六年來店裡不曾讓賊入門盜竊。我懷疑若有宵小冒死進攻,天亮前便早化得事故全無。【骨頭都讓埋在五金店對面的露天儲貨地盤。】日本人從前的殘暴行為,我願用【滅絕人性】去形容。上一代的事讓它過去,可歷史不變。人是不是經常把【太生的食物】往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