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3, 2011

曾經滄海

Image
新的部落格顏色和背景。我用最懶的方式,稍微做些調整。只是到網誌專屬的設計網頁那裡作了些變動。這淺藍色,令我感覺挺舒服。有大自然的感覺,藍天白雲似。不深刻,但相信會耐看。【深刻】的東西,開始看很喜歡,舊了很容易【膩】吧。之前那幅地圖和指南針,很有【時間】和【旅行】的感覺,我就這麼覺得。那褪色般的【灰】令我覺得【滄桑】。以前的設計我喜歡,現在的設計挺順眼。這種背景,如此隨意,比較不見【個人風格】。既然我喜歡,就無所謂了。
菜的味道,不怎麼樣。我喜愛的菜類較少。紫菜、玻璃生菜、空心菜我覺得還好。【馬來風光】我超愛。咳咳,長期吃素的人,吃肉會想吐。長期嗜肉的人,吃菜會感覺怪怪,那是我。會試著漸漸去適應新口味。我掩飾得不好,家裡發現了我的【計劃】。如果我說,時候以為最近皮膚不好,他們會安心。如果說,我希望長期這樣,他們會很擔心。善意的謊言,原諒我吧。生命中有更多我看重的事。食物,只是一個【習慣】,讓我慢慢改正過來。
 昨晚到家裡公園的對面散步。遇到一條小蛇。同日早上才【見過面】的。消防車聽到鄰居門口,就
我隔壁。我上前去詢問狀況,消防隊員告訴我,不過是條小蛇,還問我要不要領回家當寵物。晚上,我在公園又遇見它,其實不敢很肯定是同一條,不過顏色和長度差不多,我就有了這樣的假設。上前去拍照時,它定格不懂。我也不敢靠那麼近。嘴裡不斷重複著,【我是沒有惡意的】。一來壯膽,二來讓它明白。這是種帶有【強迫性】的自我與他人催眠,不管它是否聽得懂,它就是【得】聽得懂。以前的體育老師也愛這樣。【想打球的人,下草場。不想打球的人。】她整頓了語氣,不少人聚精會神地對她接下來的句子十分期待,她才緩緩開口說,【也給我滾下草場。】
回歸到Hari Anugerah 件事。我自取的中文翻譯,校內學術頒獎典禮。後面就用【典禮】省略表達。起了個一大早,懶洋洋地刷牙洗臉。忽然間有些不情願,這種感覺不時來襲。我也懂得自己的幸福。這幸福有點兒過於滿溢,一時之間給了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會自問,這幸福是不是真屬於我的。在失去以前,至少要懂得珍惜,才不會浪費。說實在,典禮於我而言,沒很【特別】。例常的安坐,等待,上台,領款,然後呵呵,【卷款奔逃】回家。今天恰巧學校高年班考試,學生們被逼出席和觀禮,難為了這群學弟妹。去年的典禮在禮堂進行,今年換在食堂,我熱到快中暑。太陽出來後,就開始【臉紅紅】。 領到十五元馬幣,少但不該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