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2

實在

困哦沒有簡簡單單地胡混過去。

完全沒讀書,顯然地。

mini paradise的遊戲是玩得非常著迷。我目前都有11只寵物了。我最想拿的熊就說什麼都拿不到。。。。

家具都買得七七八八了。

我不明白為什麼我會對這些無聊得來有點白痴的遊戲那麼著迷。但遊戲裡的卡通無可置疑是非常可愛。

就是那種感覺。

我和A level是訂婚的了。當初選擇了這個科系,我是對自己說,我一定要考到好成績。我一定要盡全力。結果,時間久了還是會鬆懈。

所以很少有東西是抵擋得了時間的摧殘的。

幸虧也只是年半。而我所剩的時間的確是少之又少了。

不曉得應該慶幸還是為自己覺得可悲。

晚餐時間,爸媽出去參加雞尾酒。我和哥在家。他在家霸占電腦趕工。

哥越變越懶了。以前才不是這樣的。以前是他煮晚餐給我吃的。

結果他今晚就在那邊呱呱叫講快熟面是不是給我吃光了。。。。問題是我很少在家裡的啊。

然後我想他餓了咯。我說,我煮飯哦。順便問他要吃什麼。他講什麼都可以。

好吧,我就盡量隨便煮,還是沒有很隨便。兩個人就開餐了咯。

煮東西給人家吃真是件令人感到壓力的事情。突然想到魚第一個學期還會偶爾下廚。。。。唉,現在沒有了咯。可憐的熊。

搶劫

最近常聽說,這就是一個充滿掠奪和謊言的世界。然後我也漸漸習慣了這種說法。看到或聽到類似的情形,情緒上心理接納上居然顯得毫無難度。

就像,很多人和故友重聚回來對我說,他們變了。我沒問,你變了嗎?答案想必是陽性反應,無論這個人是怎樣回复。在我心理,答案就是呈現陽性反應。

是啊,我們都變啊。只差變好變壞。只差變了後時候會依然相處得好。

一些變是你會很釋懷,很開心而樂見的,當這些發生在你故友身上。一些則不是。

你能做什麼呢?那是他們的選擇,無論是否有意識的情況下。

說到頭髮,長發的女生最苦等是頭髮長很慢。但是長了一點,有時就逼著去剪。因為發尾會乾和分叉。

有朋友剪到眼淚掉下來。可怕吧。

所以,以後的劫匪聰明的話,開場白不該是【要錢?要命?】

或許可以改成,【要錢?要命?要頭髮?】

我會

我會喝很多很多很多水。

不敢吃煎炸東西了。

我會照顧我自己。希望身體趕緊痊癒過來,回到最佳狀態。

下週一考經濟,自求多福。

下週一,A2 briefing,希望當局善用彼此時間,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下週,姨媽應該會來看我。問題是週期亂到我都毫無頭緒。

下週五,遲回家。

這些是我對下星期的一些感覺。並不是很良好。但無所謂了。

剪了劉海。因為想了很久。難得媽媽有時間。

如果說效果,其實還好啦,一般咯。是普通的斜劉海,大家都猜到我會這樣剪的。所以不必想像啦。

下星期見,朋友們。

Image
小時候一直都覺得懂得射箭很厲害。

尤其是,《射雕英雄傳》是我最愛的武俠小說。

喜歡郭靖的傻氣,但更羨慕他傻小子的福氣。有像黃蓉那樣的聰明女子一路相隨,真心相待。

可知,要找一個能永遠真心待你,為你想的很難。況且這種事越是聰明的人,就越難做得到。

反正射箭在我看到是超級帥的活動。

之前玩過,那弓很普通。但是射箭就很費力。姿勢角度力度,全部都很重要。況且拉著弦太久都瞄不准就沒辦法射了,我手力不夠,拉久會累。

而其實是不鼓勵拉著太久,是考眼力的。一瞄準了就放力射過去。

這個backward force的東西讓我想起中學時期的物理。哇,能及格都是大幸了。雖然中學過得很痛苦,對著討厭的add maths和physic。只是好處是我不必太多的思考就知道自己不會是理科的料,也直接放棄很久前想當獸醫的想法了。

偶爾我就是需要這些激勵的句子,作為我前進的些許動力。

送給大家。

沒分別

是啊。我現在發現了。也或許是我不得不承認了。

法律和歷史,其實關聯太大。甚至到一個沒什麼差別的東西。

讀其他科目,可能只是看【現在】的情形。

法律,從以前就要看到現在。怎樣發展,為什麼發展全部要懂,要學,要背。

簡單講,是讀一個孩子如何長大一般。為什麼會長成現在的樣子。

當然不同人的觀念,一宗案件可以有7個法官。就算裁決一致也可以拋出7個不一樣的判詞。也就是下判斷的原因。

所以啊。看開點吧。

今天收信啦。下週五本來是一點放學的。但是必須呆到430pm。有個叫頒獎禮的東西要去出席。又是剩下我和mun相依為命。

是第個學期終結考試的一些小榮譽。感覺上已經是N年前的事了。

今天老師生病,課取消。早了許多放學。和mon經過辦公室。又去A level notice board那邊看了一次告示。

第一學期A 班的優勢已經都失去了。第二學期已經是B班的天下。希望能順序走下去。就是我們C班拿下第三學期。我們來做結業禮。

trial的榮譽榜上沒有C班的名字。我感覺很不爽。我和mun在那次考試都摔跤了。

我不介意誰在我們班拿到。但是我要我們班贏。尤其是贏B班。我從第一學期就很計較這些,有點不理解緣由。確定的是感覺。

接下來的AS很希望有類似奇蹟的東西發生。C班要能比B班較量過。我就是不要輸給你。

也許任何事都還是有可能的。如果我們不放棄的話。因為我實在不甘心。而目前我們班最有希望就是我和mun的。我們一起加油吧。

真是非常非常想換個髮型。要變就要去舊迎新。就是必須要剪。

昨晚不知是因為什麼狀況。我和魚各自睡覺。

我們各自作夢。然後都是噩夢。魚在夢裡是小學老師,給老師和學生欺負。

我更複雜。就考AS因為給【飛蛾鬼】附身,搞到一塌糊塗。差點要自殺。就一直在夢裡嚎聲大哭。那種哭是歇斯底里地哭到了靈魂最深處的。哭得就像至親過世的那種無可彌補的鑽心之痛。連呼吸都無法感覺,連心臟都快要負荷不住的大哭。

我這輩子不曾哭成這樣過。這樣難過,足以令我生無可戀。而當時那情感是如此強烈,完全是屬於我的,既陌生又熟悉。

我記得,我哭都不需要層級和階段,是直接三秒中可以去到靈魂深處,悲傷的最極點。很難形容。感覺哭泣的根本不是外在。根本不是情感投射,甚至不屬於身體的動作。是靈魂的律動,一切不再和外在軀殼有關係,都是內在靈魂的事情了。

雖然有點可怕。不過我還是覺得一輩子裡有機會可以哭得如此徹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就毫無難度地釋放,完全不留餘地。

哭了無數次,一直哭一直哭。結果醒來了,知道自己哭過。猜想到在夢裡都那麼激烈了,現實裡的我,那軀體也同樣哭得慘烈。呼吸也是抽泣完的那種呼吸了。

魚也哭了。我想,我們住在一起。搞到她眼腫我也眼痛。她口腔潰瘍,我也要開始了。有點窘的感覺。

醒來時,第一感覺是,幸虧只是場夢。

簡簡單單

Image
雖然有時候我是個有點複雜·的人。

我不算很複雜。如果要說複雜,是因為別人對我的一點抓摸不定的感覺。

這些也未必是故意的。只是世事可以無常,人的心和性格也是多變。

我很愛投訴很多人和事。但是其實我越在乎的人,我越愛投訴。天天夜夜都在投訴的,是我忘不了,而不想忘的人。

不敢去提的。是我想忘掉卻忘不了的人。

本身大喜大憂不在話下。

曾幾何時偏好在語言上耍很多心機去寫故事。然後到現在,越是簡單的東西就是很令我感興趣。

以後能不能以自己的興趣當職業。我想我還是可以禮讓。只是如果找不到開心相處的人,那至少我勸告自己,別找個天天只會刺激我會給我傷害的人。

misjudge

我之前還以為是這樣。現在好像有點misjudge整個情形。

我已經對這個地方,這個環境和身邊的一切失去耐性。
所以我的一切不順的忍耐度好像跌到了零。或negetive。
這個鬼地方,下課要找個地方坐比上天堂還難。一直給不認識的人擠,吵到要死。真是令人火大。我看誰死了埋在這個地方都會不得安寧。
上課很累,可是玩遊戲會精神起來。很糟糕。
lecture和tutorial,懂就懂,不懂就不懂。當然是後者比較多。上什麼課都在神遊,真是糟糕。我可以想像我看著老師的眼神是沒有焦點的。
對AS成績公佈的感覺也很不尋常。一時很期待,想以求解脫,如此死掉。接著又很害怕地認為,遲點知道我還能繼續漠視這個問題。
我不是笨蛋,最糟糕是我有危機感。
Bin今天講retake的事。誇張到後來的retake整個A level。我真的覺得如果我的A lvl出什麼事,我就算了。頂多出來工作,為什麼要拿這種事再折騰自己一次。我真的很想趕快畢業,結束這一切。
所以我終於明白,結束一切背後的感覺。我差不多要對Bin發脾氣了。因為一直聽到排名高低和多少A,要不要retake的東西。接著我完全沒心情讀書和上課。
是啊,我輸不起。我贏慣了。是我不好。
我要轉移我的注意力去其他東西了。例如跟劉海有關的事。

不是不知道

Image
我其實不是不知道。

我想我們誰其實都知道。但是人傻的時候,傻起來就是可以很傻。



不斷告訴自己,不要去想過去的事。不要在意已經造成的錯誤。

重複提醒自己,不要為不在乎自己的人難過傷心。

事實上,這種提醒有沒有作用,是否可行,當事人心裡明白。

總有些事就是讓你,對你如此致命,很詭異。

我跟魚說,知道什麼叫做了解一個人,和被一個人所了解嗎?

我自己的理解,理解並不是了不起的事。了解是因著在乎,不了解是因著不願意去知道和探討。所有事,也就沒什麼大不了的。

收穫

一整天的收穫,我快累死。

回到宿舍洗頭。然後上網寫部落格。我寫部落格都要第一時間。因為很害怕感覺走掉。

伙食和各種待遇都不好。我很不滿意,也很不喜歡。學校沒有一個老師去。

回來的時候聽到學生說,【幹嘛我們好像孤兒那樣?】是的,很悲慘。但這句話讓我明白,我很幸福。我只需要做半天的孤兒。

蔡男優有去,講了接近一個小時。首相也是。大部份時間都是他們在講。發問時間不是很長。我猜到的,假民主。

其實我是感覺氣憤的。但既然是無補於事。與其寫篇充滿咒罵的文章,不然我來點算收穫。

首先是關於自我目前狀況,我更懂得感恩。我更感激爸媽生我養我,讓我有思想。感謝上天讓我能思考,有和一般人比較不一樣的思維。

政治人物每在台上說一句話,我都聽出背後的圈套。我有覺得失望,但依然感激。因為我沒有被矇騙過去。其實我聽得出他們的伎倆,要被他們誤導也不完全不可能。他們果然有本身的狡辯能力和生存方式。

接著對lynas、貪污和華社的問題,我想到了更多。範圍擴展到整個大馬。

我已經變得中立,我開始明白哥哥姐姐說的話。他們說,當你到了一定年紀、學識和思想,你就明白,根本沒必要要偏好。

是啊,沒必要啊。所有事都是多面性的。

政黨做的說的其實都差不多。追究責任也不是什麼很practical的東西。權利可以落在任何人手上,只要時間不長。

曾經那麼盡力去逃避政治這一塊,這樣的安排也逼著我去學會了,我早應該看明白的事情。

watch me

Image
我很討厭很討厭兩件事。

第一件是冤枉我,此仇不共戴天。白話點說,我跟你之間的仇嚴重到我不要和你仰望同一片天空了。古代人說這句話的時候一定是在講報復。就是,我和你只能有一個活著。很可怕咯。

第二件事,威脅我。威脅我如果你不這樣這樣,我就是令你這樣這樣。就算是父母對我出這招,我都會非常反感。我會反彈得非常厲害。顯然我父母沒看到這點。

這些年我有在讓自己學習忍耐,至於改進也許有一點。可是我還是會很堅持。任何事,尊重我,好聲好氣拜託我。這是社交基本需要的禮貌。



另外對特別看不起我的人,我是不喜歡。但會比前兩者好出許多。

我是比較不明白我自己。別人看不起你,就算了。那對你本身的價值一點影響都沒有。講難聽點,那群不過是你人生中注定會遇到的一群廢物,何必影響自己的心情。

不多不少我會計較,除了計較,我會不爽。但是仇恨就不至於,只是不爽。

我為什麼就不能很酷地在起跑點作準備,然後不屑地,完全不必眼神接觸地告訴這些人,watch me。當你真的成功的時候,你就明白,這些廢物幫了你一把。

話說,太看得起我的人,也是會令我驚恐的。所以很難平衡的感覺。

原本

本來是明晚回宿舍的。現在變成了明早。

媽媽雖然誰,【不想去就別去咯】。但是她懂得我會去啦。因為都說好了嘛。

去UM回來,如果巴士可以送我到宿舍門口就好。因為是週日,宿舍通往學校的捷徑小門不可能會開的啊。這不是在為難我嗎?強硬增加我的運動量。

今晚會給手機充滿電。明天也盡量會少按手機。

因為要拍照。媽媽講,拍照可以給她看下。是沒什麼特別好看的。不過是要來平衡下我那開始已經有點不平衡的心理。如果當天會少了一截人去,我會偷笑。

如果多了一截人,我會嚇到。tarc有其他school的朋友說感興趣,可能也會和我們【一起去】。不懂是基於什麼心理。各人想法不同。

t-shirt就不能早點給我,讓我穿去嘛。我真的超級不喜歡在廁所換。但接近canteen2的廁所算還好。永遠都要在最後一分鐘給東西。

好吧,今晚就要開始收拾行李了。我的馬大一日遊。最好巴士給我有冷氣。

現實

Image
有時當你回到事實,無論是逼不得已還是自願,你接著就會放開妄想和虛偽。

是啊,我家最近出了,也接近會出很多錢。

家裡要裝修。因為感覺上已經整座危樓的感覺了,呵呵。只是比起很多人都要好。

然後那輛舊車真的很舊,走遠路會怕死路上。出新車是表面的好事,也是一時的開心。車子要貸款供,所以是一筆負擔了。

讀書的日子,有快樂和憂愁。但是唯一不好是錢自己付不出來。唯一好是經濟負擔還沒落在自己身上。

簡單而言是,待遇良好得來感覺不好。有點沒有貢獻的感覺。更有坐吃山崩的感覺。

只能說,做好自己的本份。我會盡量讓自己有足夠睡眠。例如不要像今天上課時,累到眼睛快睜不開。我不曉得我好好一個人玩什麼失眠。

接著是能省則省,可以的話。雖然以後做工可以賺錢,但太遙遠。

目標有點高不可攀,還是要給自己一個目標。但願努力和運氣,給我考個不錯的成績。最重要是拿到獎學金,那就當是我賺到了。

好吧,讓我回到現實吧。別再讓無謂的情緒或是任何不重要的事干擾。回到正軌吧,回到學業為重心的你。

怪事

莫名其妙的一天。

break的時候魚找我。我明明解除了slient可是手機還是沒響。

之後她說本來要陪我下課,但是我沒接電話,她就跟其他朋友去paparich了。也好啦,我也不想去那邊花費。

去canteen2簡單吃就好啦。窮啊。

然後一直找不到位子,我都快發神經了。接著讓我遇到超久不見的中學朋友。真好。

她第一句也是問,你沒住宿舍了嗎?為什麼都看不到你。

不是啦,只是我們可能會遇見的地方是宿舍下面的食堂。而我很多時候都不會在那裡出現。不吃,或是吃麵包。或是很早吃,也很快吃。

很開心和她聊了一小時,接著我去上課。途中收到mon的信息。

她恭喜我,這個週末可以去見首相。我當下只是覺得,愚人節不是過去了嗎?

結果是真的,我和mun被選中了。阿彌陀佛,不幸中的大幸是我不必一個人去。但是不幸是我必須去。

Yeow講不去會給我們自動革職。我clasrep的爛頭銜都會被剷除掉?我不確定這會不會發生,但是我知道還是要去的。

12pm在學校食堂集合。去那邊,馬大,混到也許接近傍晚。

我苦等五日就是為了回家天倫樂。是注定要泡湯的了。

爸爸媽媽和哥都開心啊。。。。。因為覺得是好學生才會被選中。我不知道這學校是什麼標準,算了啦。

celcom

tune talk是celcom的台。那些maxis的朋友聽到我換去celcom全部都叫苦連天。

我管得了誰啊。

生活就是這樣。和身邊的人打打鬧鬧犀利哈拉地過。

很難想像沒有了身邊這些表面欺負我,但很疼我的朋友。和被我表面不斷投訴但非常珍惜的朋友,在學校的生活就會難過很多。

最近上課都比較心不在焉。我安慰自己是新學期開始的關係。

然後,很多事一定是我想多了。盡力就好,何必和自己過不去。

本身真的覺得,幸虧和魚不是同班。因為已經在宿舍見見見,不同班才會有不同的生活圈子。各方面都會不同。

不然太常粘在一起總是讓我感覺不良好。不能過份。

就算是以後的男友,我都不想見得太頻的。自我存在主義,我是有的。

蘿蔔

又回到了吃紅蘿蔔的日子。我的確是很喜歡吃蘿蔔的。

A2很難,但是要死頂。不都是意料中事嘛。很氣憤的,我maxis的死人line居然suspend我。

意思是我沒辦法撥號或是傳簡訊。原因是他們說我用了200+令吉。已經超出我150的credit limit。

我要求他們揭露我到底是怎樣用了那麼多錢。根本不可能。我連電話都少打。快氣死我。

他們的答案是,要等月底接單處理好才知道。

好啊,那我現在的號碼不能用來和別人聯繫是要怎樣?他們居然叫我付錢。我就把這個號碼扔掉了。

tune talk的號碼我在食堂可以免費拿到。我直接用著tune talk先。今天的心情氣憤到不行。

tunetalk register不到。因為canteen2的wifi給搶線到不可以。明天一大早要去再註冊登記。我忍。

晚上咬蘿蔔,就是在發洩。

週一

又是週一啦。很快到月底。

最痛苦是捨不得和週末分手。

上課到3pm。不早不遲啦。至少這個學期不會有6點放學這種事。

錢,要到處跟人收錢。然後除了錢,還是錢。

學費的事,交代媽媽了。爸爸那份租約,我打好也拿去列印了。

雖然做得很辛苦,但是也因為自己有的一點小法律知識而感到自豪。什麼都好。

一回到宿舍開始在整理自己的東西。然後要死了,econ tutorial 還沒做。換了tutor,我不想就這樣死掉。所以等下要死去做了。

剛終於可以上網,看到mun給我的留言。我是要多訂兩份tutorial workbook咯。不過我看事情不大啦。最重要第一批先拿到。。。

不然全班一本書都沒有,怎樣辦叻?jacky是沒回我信息,但是我不管,書他得給我嘔出來。我都說了,星期一我會交錢的了嘛。明天bs tutorial,我管不了那麼多。

contract啊contract,我到底要怎樣去得到你的心?租約是要列印和處理的,我會去學校處理。

週二的clasrep會議應該是要麻煩mun代我去出席吧。

一切都會沒事的啦。你無論如何都會活下來的不是嗎?

昨晚自回家後就沒辦法上網。然後就發現我已經有了網癮。

雖然不至於死,但是不能上網,電腦於我的誘惑除了正事就是零。

有時有點懊惱。我還那麼年輕,記憶力那些就是很糟糕了。

出門總是會忘了那些家裡應該買了很久的東西。該不會退化得那麼快吧。

tutorial workbook的事情有點煩。bs note也有點。因為不能上網,結果是沒辦法看到最新的消息。我。。。。。

接著是家裡的一堆事情。今天有幫爸爸處理要他的那份租約,別人租房子給人家還沒那麼麻煩。他就是覺得一切是安全為上。結果沒做到自己的事情。算了。

還是家裡有很多東西要還。書拿去複印要提醒媽媽,學費也是。

唉,不是能者也是要活動的啊。

活著

Image
活著,是為了學習跌倒,才成功。
活著,是為了以人的形象和智慧去表現和反映社會的真善美。
活著,是為了改變自己,改變環境和創造奇蹟。
We live in the image of God; illustrate the concept of love to world.
 Our spirit feed by hope, mercy, love, peace and faith.
We all had born to create miracle for grace to fall on us and succeed.

真心

媽媽今天跟我講了一個故事。

她是個喝酒不容易醉的人。會很享受微醺的人。而是會因此比較情緒高昂的人。

也許以後若犯下大錯,可以試著灌醉媽媽再說。也不忍心,怕媽媽身體受不住。

媽媽讓我懂得,若以真心待人,別人遲早會感覺到,一定會感覺到。

所以別人才說,要動之以情嗎?

真心就必須是真的咯。是啊,會感受到的。希望我能做得到,但對全部人,我覺得太吃力。畢竟一直以來都只是對特定的人。

對一些人,沒有付出真心關懷不代表我對他們虛情假意,而是交情不深,頻道又不是很對,沒有進一步交集的意圖。這種情形,大部份事我只會知道,不會特別關心。更別說真心關懷。

有時不懂那些,我也不是誰,管不了那麼多的說法是不是藉口。可聽起來還是很合理的。

我媽媽是個性情中人,敢愛敢恨。她敢怒敢言,是有點衝動。往往喜歡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不至於到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卻絕對是個義氣子女。年輕到老都是。雖然偶爾會有情緒化。

我還是很佩服我媽媽,覺得她的經歷像傳奇人物一般。我愛她。

不甘

我不甘心。

不小心看到trial的成績登了出來。我輸不起。所以不開心。不能說是難過,反而比較像是生氣。


任何情緒都不太想。總之是不太愉快的情緒。

我自問,為什麼不開心?

因為不甘心,是K改我的考卷,但是麥記改他們的.他們考前已經全部給教過past year.考試就是考past year.然後我犯了史無前例的愚蠢錯誤,沒有適當審題.

都過去那麼久了,為什麼要因為一張無謂的紙想起這些不開心的事呢?

本來放學後想在宿舍好好睡一覺.我昨晚還是失眠,極度需要睡眠.

接著葉問的親戚來了,然後jianing隨後駕到.見到jianing我多想回到我第一個學期,那時我最快樂了.以後都沒辦法去打擾,也沒面吃了.

見到jianing,雖然人已經累得有點恍惚,也開始頭痛,還是覺得很開心.尤其聽到她說現在的狀況,搞不好很容易等不到巴士,要走回家,我就忍不住狂笑.我真壞.

無論什麼爛心情,看到jianing都會立刻釋懷的.比興奮劑還靈.

Image
這是我家對面草場,黃昏即將完全過去的景。我個人覺得非常漂亮。

單純看還很一般。透過鏡頭,我更喜歡了。

黃昏每天都可以見到。但是每一次見到都不一樣。就像是全新的。

每個人每天你也許都會見到,不過每天都是不一樣的一個人。

 加了soft lense。

我喜歡那天空的顏色。

本來開學回來是有少許興奮的。因為很久沒有見到學校的朋友們。

上econ(t)給老師搖來搖去,我腦都不出東西。結論是我把A2不懂丟去哪裡了。就像我不懂把past year丟去雜物房的哪個角落。

六月,不算那些煩人的收費付費,希望同學們合作,不然我可能會直接一拍兩散。我會瘋掉。

不懂是7月還是8月會迎來下一此的小考。這種東西像瘟疫。一開始就別指望會很快結束,通常都是高度傳染性。

9月就是預考。10月是A2.是生是死,沒得retake。不然整個A lvl重來。那代表沒有選擇。

這個月份不算,789.9月其實也不能算,因為都預考了。

我就當有三個月,我得在這段時間內解決完全不syllabus。也做完past year。平時課照上,只是想就覺得很mission incredible。奈何我們的senior都這樣過去了。

contract。。。。tort已經開始了。但是contract是什麼東西,我都還沒有一個把握。兩個月內必須搞定tort。然後用剩下的時間溫習contract與tort。拿這課決定是我最拼的選擇。

求神拜佛,AS不要retake。不然我是不讀直接上場也難說。


Image
我家現在已經丟剩下僅有的4個杯。有點遺憾以前沒有給那些杯拍照。

以前蠻執著於這些東西。現在回想,主辦當局其實應該把這些獎杯換成現金,援助我比較好。

有些甚至是有杯沒獎狀的,比較早期的時候。難不成以後要我捧著這些或拿照片去面試。

實際上發獎狀會比較實際。但是那本東西,到目前為止沒給我帶來太多【書面證明】上的幫助。

是在我做人方面有補給到。可惜我天資不足,至今也還是個平庸之輩。



平凡人也有其本身的幸福的。

堅持

很久以前,那時是小學吧。

在天后宮求籤。簽文如下:
千錘百煉出深山
烈火焚身莫等閒
粉身碎骨也無怨
留得清白在人間

很奇蹟般地,我一直都記得。直到現在。

我想那時那麼小,怎麼可能看得懂。媽媽沒很在意。爸爸叫我好好參詳。

如今那麼多年後,寫那麼多,還那麼恐怖。受盡折磨似。說的不過是堅持兩字。

是的,我就是那麼地不能夠堅持。

吃虧

給媽媽罵,比較像是念。因為她覺得我太遷就一些我的朋友。

當媽媽的一定會害怕自己女兒吃虧。我給罵笨蛋。

當下有點,不算是生氣,較傾向於不爽的感覺。

我自問是為什麼?因為不喜歡自己被標榜笨蛋。但不是媽媽的錯。像媽媽那麼直性子的人,她在外面很喜歡照顧人,但是遇到特地【找笨的】就是很發火。她說,我做人的宗旨是不特地佔人便宜,也不讓人佔便宜。

她這次火大是覺得,為什麼全部不好的我都吃完。

已經很久沒給師公寫信。這個週末一定必須這麼做。cheras有點遠,我暫時是沒辦法自己駕車過去探望她老人家。

她說過,人什麼都想吃。山珍海味,最愛。但是吃虧就是不能,吃苦也不行。真的應該這樣嗎?

而且我都還沒有到一個自己感覺被有心導致【吃虧】的情形。有本事才能吃虧,自己沒利益,沒得虧,就吃不起這個虧了。

若人與動物之間的關係是以食物開始建立信任。那人與人之間就是透過互相幫助和少計較來建立和經營的,唯有如此才能以善意累計信任。然後才繼續發展下去的。

4月8日是教師節,813AS成績才公佈。不然找鬼去。。。人數會少一半吧。

AS和A2根本不能比。A2難到~唉,其實比起很多年前已經容易了許多。但我還是覺得很糟糕。那麼其他讀foundation和diploma的又是讀什麼的呢?難怪我們的課外活動不是compulsory。STPM是很辛苦的,怎麼想像?

老師不斷催我們要勇往直前,打死就算。因為沒時間啦沒時間啦!

比救火還急促。我那有限的少許天資不懂有沒有辦法讓我佔多點優勢,看來是要賭運氣了。

媽媽

Image
哈哈哈,今天發現S2拍照可以拍得更清楚。需要一點技巧的哦。

又對新情人多了一點了解。不過nokia C-03永遠是我老公啊。

我媽上報紙的個人大頭照,多留一張做底更贊。


家務

Image
好累,呼呼呼~

不是大掃除,只是做例行家務。所以媽媽很辛苦。

總希望我能記得。無論媽媽變成怎樣,都是為了這個家,為了我。不然脾氣也不會那麼壞。當然媽不是什麼時候都亂發脾氣。

在我看來,一個家沒有媽媽是完了。以我的個案看來。反倒爸爸還好,那是我自己的喜好問題。如果可以兩者俱全,當然是最好。而我都有了。

明天就開學了。

媽媽難得有雅興,出門去和朋友喝茶。

我在家做家務。這次是自覺性的。其實我特別喜歡一個人在家,然後我會把家打掃乾淨。

我是個可以非常宅也可以非常戶外的人。但是宅的大前提要是家裡不要很多人。我喜歡一個人的空間。自己把家裡弄得很整齊乾淨,然後靜靜地享受我的成果。

非常具成就感的一件事。





Some people

Image
這首歌要送給所有我的朋友。給予有夢想和正在探索路上的每個人。










Some people have to learn
Some people wait their turn
Some people have to fight
Some people give their lives

They wanna hold you back, tell 'em pee off
Whenever they say you can't take the c off
I remember when they told me I wouldn't be famous
Now my dream and reality's simultaneous

And, work your own way to the top
If they put you on a pedestal, they can take you off
And there's a higher level than the top
You gotta make more, don't make do with what you got

Yeah, so go and get it in, sonny
Not everybody get's a second chance at getting money
Or even getting lucky
So you gotta fill the hunger in your tummy

I'm always pushing myself to the limit
Making sure I stay ahead
You made me who I am
From the words you said

Some people have to learn
Some people wait their turn
Some people, but not me
I was born a champion

Some people have to fight
Some people give their lives
Some people don't believe
But I was born a champion

But I was born a champion
But …

變數

有時我認為,人活著就是要創造奇蹟。

有個問題。到底你是一個怎樣的人重要,抑或別人怎樣看你重要?

基本上第一感覺,你應該會回答,當然是自己本身是個怎樣的人重要。的確。

要是把再extend一點說。

要是那個別人不是那些無謂人,不是社會上對你而言的陌生人,路人甲。而是那些你最親近的人、信任的人、在乎的人。

換句話說,這些人是組成你生命一部份的人。你的全世界,不是指整個地球的人類。他們就是你的全世界。

假設你一半以上的【全世界】都有某種看法、目光對你,你可能不在乎嗎?

也許,還是【你本身是個怎樣的人】比較重要。但是感覺上根本就相等於你輸掉了全世界。

整個世界是以千變萬化為基礎。以前我以為我很懂的事,已經漸漸變得模糊。

就像人類的感情,親情愛情友情。固然是愛情和友情的多變性較尋常。

交往過的人,結婚的人也未必懂得愛情,也不是真正愛過的人。愛過的人未必需要經歷婚姻和很多很世俗的東西。總以為那是心靈的某個東西。

幾乎可以確定,個人不是個愛過的人。我甚至還沒學會愛自己。

然而我不介意繼續學習。

3類

Image
經過一些事突然發現我身邊的朋友,於我而言可以分成三大類。

類別是以給我造成我影響而歸類。

第一種,和他們出去玩,只會覺得很開心,超歡樂。幹什麼傻事都很好玩。就是會有像魔力的一種氣氛和影響。

第二種,是思考型。和這類人出去,過多的開心不會有。但不至於不開心。悶也還好。但總是會有很多新發現。這些人總會讓我想到很多,那些沒有和他們出去、相處就不會想到的事。每次有交集,就像去上課那樣。短時間讓很多考題扔給我,往後幾天都在細細探索。

第三種,是歡樂思考混合型。和他們出去比和第二種人開心得多,不過沒超越和第一種的開心。第一種是接近無厘頭開心,幹什都愉悅。我跟第三類人相處還是有點理智的。而第三類還是會給我思考空間,交集後會有所收穫。

以收穫來歸類的話,第一型是情緒優先。第二型是思考和精神上的。而第三型是比較平衡的發展。

那些我沒好感或是不對頻道的自然不會入榜,沒有了解就無法歸類。

我個人沒有特別喜好和那類人出去。這些類別的產生未必在於他們,是對於我。可能別人和他們湊一起,所有東西、各方面都會變不一樣。

MIB3很好笑,也好看。

不過跟誰去看也很重要。爽約的傢伙,下次見面應該會給炸。

很久沒和這個朋友去看戲了。納悶好像每次都我們兩個人去看。每次都有人爽約。

應該是很久沒見的關係。也許是和很多不同的人去看過電影。還是跟這個朋友看比較開心。很難找比我更費的人。

這傢伙駕車很逗,遊了一下花園。

我遲點會吃掉這個人,如果再批評我胖了的話。開學回來會瘦的啦。

總結是愉快的一天。

回家時下起大雨,還是進了門。身體也沒濕,縱使外面是狂風暴雨。

有懷念中學時期的自己。但自覺現在的我比中學的自己更了不起。不是成就上或是怎樣,而是我又稍微長大了一點。

希望我們永遠是彼此欠揍的拍檔。下次不要有人放飛機會更好。就應該大夥兒鬧鬧嘛。

MBO也許真的很窮了。去MBO看過的幾部電影,它們給的戲票根本不像戲票。感覺很詭異。

平地

Image
以前看武俠片,都是有這種對白【你如果還不把xxx交出來,我就將這裡移為平地。】好吧,現在這裡真的被推泥車變成禿頭山了。
























以前,這裡是充滿綠意的地方。當然這裡可能在半年後就會變成一間神廟。裡面的神明可以受香火,人民可以去祈福。

只是最近眼看著山地都變平地。綠地變禿頭,心裡陣陣難過。

要我搬進森林,我坦認做不到。我頂多可以和狗貓鼠,一般昆蟲壁虎相處。其他奇怪,尤其是有毒的生物,我看我是應付不來。我最怕蚊子,我可能會在森林呆的第一個晚上就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仍是渴望身邊的環境能多點綠意。

完了,遲點我家要裝修。本來就計劃大裝修,給我弄個書房。現在計劃有變。哥哥可能會在外面買一間新房子。

如果以後大嫂對我好,不介意和哥哥一起住。爸媽老了就不要擔一個家了,開支大。有打算和哥哥一起住。還是要看我大嫂是什麼人咯。

我住哪裡都行,不必我交房租,水電稍微分擔,回家有飯吃就沒問題了。那樣我的薪水應該有機會省到。計劃中的百份之三十到四十五會交給媽媽,似乎薪水有多少。以後要努力賺錢給媽媽的了。然後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也可以和朋友出去玩,用自己的錢。


回正題,我家還是會小裝修。門前的小草坪會變成石灰地。那樣才有位子多停一輛車。最近偷車案什麼的,很猖狂。當買個保障吧。

我知道我會非常想念這片小草坪的。偶爾會有小鳥進來我家避雨、在草裡面找蟲吃。不懂以後這些小鳥還會不會來看我。

至於那些經常來和我搶衣架子的烏鴉們,我看還是算了吧。

Break

Image
喜歡這首歌。撥號來找我的人也會聽到哦。呵呵。

音樂是很經濟的消遣,也是很贊的消遣。

心情會變好,呼吸會變順暢,胃口會變好。

不過對治療失眠沒幫助,我越聽會越high。會跳會唱,呵呵。

珍惜眼前人

Image
珍惜眼前人,這個說法很土。

但是很真。

有些事,真人真事,看到了會覺得這個世界太命運弄人。

有人平平淡淡渡過了他們自認無趣的一生。有人驚濤駭浪過了他覺得疲累的一輩子。

命途一半由我,一半由天。

每個人都有苦處。甚至於每種大自然的生物也有,面對天敵和獵食的難處。

而緣份,今天和明天,誰將出現在你面前而誰又將在你身後悄悄消失,你能掌控的太少。

但願我時時都記得,能夠去體諒和讓步。能夠去尊重去扶持。那樣至少能減少一些遺憾。

處理

頭髮感覺上好像又長了些,也許是吧。指甲是很長了,從考完試到現在都沒剪過。開學前會處理。

這麼週末到底應不應該和朋友出去玩順便過夜,不曉得該如何處理。應該那麼逼近了。

我不去,朋友也有去不成的,很拖累別人的感覺。既沒誠信,也很內疚。

但是執意要去,家裡有出什麼狀況,我很難想像。

不知為何,總覺得如果我一意孤行會傷到我媽。個人比較懶理我父親。不希望媽媽太擔心。有時無論孩子長多大,只要孩子不聽自己的話,媽媽就會難過。

最近媽媽又生病了。身子也弱,又在減肥。

只是這次出去有點難得。因為我下週一還是假期嘛。然後我現在也還是假期。我們幾個也很久沒聚。以前在學校天天見,都沒珍惜。

實在,我還沒想好。

啤酒

Image
我不是個嗜酒的人。所以大夥兒喝酒的時候,我變成陪酒。

聽著各自的煩惱,生活中的苦與樂。

都是你羨慕我,我羨慕你。

我們誰都無法擁有全部。那但願我們聚在一起能算是擁有了全世界。

年輕時的煩惱是多麼微不足道。

愛人移情別戀,可以等待下一個。生病,吃藥就好。考試,多讀就好。不然出來工作賺錢。

年輕就是本錢。有本錢就代表人生的賭局上,你還沒輸盡。

可惜沒人醉了,不然還能套些糗事。

有時

有時我很擔心,很憂慮。我告訴自己,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也絕對不會是你的。

當我想跟別人說【我很煩】的時候,因為擔心對方會回我【你更煩】所以沒說了。

當因為某些事憤怒時,我告訴自己,你會習慣的。

當很頻密想找某個人的時候,最後沒找。因為不想打擾到別人。而後來更希望,自己不要永遠是那個主動的人。





劉文儀,原來你還會那麼介意,如此在乎。還以為,你已經蛻變成如何了不起的人物。真希望你別活得那麼卑微。

自我安慰說,總比那些自以為是,目中無人的人強。但願~

可悲

有些事在我看來是很可悲的。大家就想活得很沒選擇,也很容易被誤解。

有個人說,他不能做某些事。原因是不想失去現有的朋友。

我知道沒有朋友的感覺很慘。但是有時候你明知道這些都不是朋友,只是利用你的人,你也心甘情願,你不反抗,不拒絕。因為你害怕沒有朋友。

所有的恐懼是來自於不夠獨立和堅定的自我。

我怪我自己。總是不喜歡被指責,也害怕被誤解。都是因為我自我感覺不夠良好。自我意識不夠獨立和堅定。

如果有一天我能做到真正的不在乎,會更好。但是家人的諒解,我總是過度渴望。或許是自己還是個孩子的關係。

只是個例子。朋友多,全部都不是真心的,根本一點意義都沒有。更像是浪費雙方的時間。你很清楚,誰是朋友,誰不是。誰有付出真心,誰沒有。

但就算是朋友,要學習不去依賴也很不容易。所以人格獨立發展才顯得特別重要。

我說我們活著的是一個很容易被誤解的社會。你好奇心比較強,可以被講得很難聽。你個人比較熱血,可以被講成是魯莽。如果過度在意,一定會很辛苦。

我最近嘗試向內探索。扔掉手機,你能不能活?

我擔心自己的人格獨立在這段期間受到打擊而腿退步了。有時能我行我素,未必是一件壞事。並不是想做一個目中無人的壞胚,而是想讓自己更自在地活著和學習。

討厭被別人把自己批評得像一堆糞便那樣一文不值,就是個問題。你的價值不是由別人眼光建立的。自我價值在於自己。

我很遺憾,有時候會因為別人的一句話、一個決定而放棄自己的選擇、興趣、志向和一切一切。我尤其是對經濟封鎖低頭了。

這種壓力和壓逼根本沒人得到好處,被施壓者會嫉恨自己和施壓者。

我突然發現我漸漸變成了一個模棱兩可的人,也許潛移默化間我屈服了。我敗了,給我自己的懦弱無能。

社會有太多枷鎖。若有天我們活得像個複製人,相比都是自己的選擇。

人們都把家人之間的關係看成是最親密的。所謂血濃於水啦,是如此的不可分割。

所以男女之情叫愛情,朋友之間是友情。家人間叫親情,親人間的感情。

有時,父母和孩子間的關係是相互失望的。

父母總以為自己的孩子不必別人家優秀。甚至是自己的第幾個孩子比第幾個孩子遜色。孩子也喜歡比較,把自己父母和別人的父母比較。朋友的父母,親戚的父母。

若父母懂得埋怨自己孩子不如人;孩子也能夠。

父母的偉大,的確不容忽視。對一個彷彿從天而降的陌生人,雖說是自己的愛情結晶,是無邪的小生命。終究是個大家都不曾見過,不認識的陌生人。

小時候,比較都較少會出現。孩子的心理只有自己的爸媽最好,當作神一樣在敬仰。父母愛孩子,傻氣也是可愛。孩子小時候笨些,父母可以期望長大後。因為孩子還小,像一張白紙,父母可以有很多想像空間。也許將來孩子是醫生、律師、百萬富翁。

長大了事情總會有些不一樣。也許是父母夢想幻滅,所以老羞成怒。恨子不成鋼。

也許孩子發現自己父母並不完美,也不是無條件愛自己,所以想反抗。

父母給的愛是不是真的如此無私,我不確定。但是一視同仁,一定做不到,那是人心。誰也做不來。

但是父母的愛一定不完美,因為父母也不會完美。

給你的教誨可能是為你好。但不一定是正確的,未必是適合你的。

其中如果夾雜了操控慾、賭氣,也是正常的,父母並不完美。

一點點

不要懷疑,我跟你說,也跟自己說。

最近寫部落格,句子盡量簡短。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錯字。我很懶重讀自己的部落格。錯字是不小心產生的,不因為我華語已經淪落到分不清錯別字。

有朋友讀不懂華語,也是要方便別人翻譯我的爛文章。

分段來說,看起來也比較整齊。

我總那麼認為,雖只是想像。若有朝一日,我這張嘴不再容許我胡說八道。我無法書寫一切有的沒的,諸如此類的荒唐思想。我也許還能活下去,但不確定還有沒有靈魂。

感激有這片免費的空間讓我經常光臨宣洩。也感謝有朋友偶爾來看我的文字。無論是有點張揚的,抑或異常低調的。

生病的關係,家裡的飲食禁令頒下來。平時也有,只是沒有嚴厲實行。

說起生活上的各種禁令。無論是社會加諸抑或家規。例如大眾觀念、賭博喝酒是不好的。

越是被標榜禁果的東西,就好像越多人喜歡去嘗試。更多是為越軌而嘗試的。

賭博喝酒吸煙吸毒,甚至於嫖。中國人精簡的說法,嫖賭飲吹。既然是不好的,那為什麼要做?

癮,上癮了。是引誘的【引】導致後來【癮】的產生。至於是何來的引誘,當然是一時的快樂。其實是時間性非常短暫的愉悅。像夢一般,夢幻。

人性,越得不到越想要。越難得到,越珍惜。

如果不沉迷,不過量,世上應該沒有人不可以嘗試的事情。喝酒,喝一點未必是壞事。微醺的感覺其實很不錯。況且品酒是高尚的活動,是有生活品味的人才做的事。酗酒是瘋子的行為,大家都明白。

問題是,微醺會過量。微醺的感覺一下過了,你太懷念。一直喝,喝更多,一次比一次多,一次比一次快。於是過量,胃和肝首先撐不住。因為你覺得還不夠,這一點點,一下子的快樂,太短暫,對你而言。

任何人做荒唐事,不外乎追尋刺激。越是冒險短暫的快樂,就彷彿越有價值。我在生病時,開始探討我的心。

不知名

Image
其實回想起來,用【取代】這個字眼有有點,不完全正確。這篇是有點補充之前那篇談取代的部落格。

畢竟有樣東西叫做單一線索。

今天我和A感情超好。可能5年後我們各有隊友。可能,A在我心目中的位置給B代替了。

可是,A是A,B是B。我不可能不懂,不可能忘記,也不會混淆的。

和A經歷過的,一定不可能和B一樣。就算是做一樣的事,感覺也會不同。

有時我甚至我企圖給自己的記憶劃分界限。

例如以前和A要好,某個地方和活動是我和A回憶的鑰匙和基地。那我心裡總有個奇怪的感覺。可以的話,不會希望和B到同一個地方,做同一件事。

我明白自己心裡一定會有比較。因為那個地方,那件事,那個感覺,在我回憶裡,內心深處是屬於A的,我和A之間的。就算A和我已經不像以前,就算我現在和B很好,好得比以前我和A都好,但是A和B是不一樣的。而我和她們分別有過的,也不同。

如果不用取代去形容感情、交情的轉移或是潛移,也許只是階段和地位的變換。是改變,但用取代除了殘忍,也不是百分百貼切。就當我是個過份注重細節的人。

P/S:生病時吃超級清淡,只是麥片的半天,身體終於沒那麼難受。謝天謝地。

5354

不久前萬能三獎開出5354.不三不四,不生不死。

昨晚病5354,很無奈地對病魔屈服,吃panadol再躺下去睡。真辛苦。

放假幹嘛生病,還越病越重。不吃飯了,不然發燒更慘。

醒來前發了個夢。夢到我和魚住很近。夢到我在她家,和她媽。

魚還多了個很可愛的弟弟。穿著幼兒園的制服,臉超圓。肥肥白白還很逗。還很喜歡講話逗他姐,惹火他姐是一流。很像我的接班人。

魚一直叫我先別回家,她有話對我說。好像以後會很久很久不見。她自己卻忙東忙西。我在那裡傻等,就和她媽媽聊天。

聊著聊著我就睡醒了。

我已經不害怕A level離別後不能經常見到我的姐妹們。因為我知道我一定會習慣。

縱然會有不捨,面對新環境也會有徬徨。但那會給我更大的動力去衝刺,奔向未知。

祝福大家前程似錦啊。也順便讓時間考驗彼此的友誼。

夫妻

Image
我探討過為什麼婚姻很可能是愛情的墳墓。大家都不再為對方偽裝自己。而很多事都漸漸變得很理所當然,只有指責,沒有感激。

常覺得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親情愛情友情都是同根的。性質上的差異沒有太大。

和朋友剛認識也是那樣,你對他的了解沒那麼深,大家都多少有點偽裝。應該說是保留,不是因著欺騙,而是不可能在陌生人面前把你所有的不好傾盤而出。好印象對最初的相識很重要。

夫妻的相識也是那樣,也從朋友開始。很多缺點起初不能接受。但是相處久了,有個感情,就會突然變得可以接受。

相處就是要先看到優點,才看到缺點才能比較順利進行下去。

但是友情都是會變質,也一樣會褪色。有時是因為範圍,一些是無疾而終,還有一些是誤會決裂。

所謂範圍是因為友情不想愛情那麼專一,容許一對一跟進。朋友本來就可以有很多。一些人甚至會把朋友的數量看成人脈的掌握,甚至於某種無形的個人資產。當朋友太多,或開始變多。舊朋友的友情經營自然會變得更不容易。

像是一盤生意很容易為了討好新客戶而忽視了舊客戶,最後很有可能是得不償失的。

關於範圍的錯誤,我以前犯過。

時間的問題,可能是因為分隔久了,像異地戀那樣很難維持。漸漸是無疾而終的。不是不想見,不是恨對方,沒有誤會,沒有缺口。只是因為時間久了,感情淡了。大家都已經各有隊友,話題也沒了,人也變了,思想變了,口味變了,習慣變了。對於自己本身的改變,很少人會真正每樣都察覺,不都是老朋友提及才突然發現的。屬於和友情間和平的疏遠。

不然就是誤會,有時明知道是誤會,明知道人一定是會犯錯的,可是嘴上說着原諒,行為卻反映出防備和芥蒂。有時不是當事人不願意寬容地去原諒,而是心心裡面有了一根刺,也許時間舊了,就不那麼痛了,可是時間再久也未必可以把刺去掉。我不恨你,也不討厭你,但是我們不能像以前一樣親密、好要,事情變了,感覺變了。

假設友情只是兩個人的相處,就看成是一對一的關係,兩個人都會變。兩個人都要能夠察覺自己和對方的改變,去不斷做調適和配合。就算不把這些看成是成長,也是一種學習。

友情也會從熱戀期去到老夫老妻接著是淡到像左手牽右手的感覺。熱戀是因為不了解對方,那麼地好奇想知道對方多一點。老夫老妻的時候,抱怨也許就多過感激了。你不記得對方以前怎麼對你好,如果曾經的好不再,你抱怨那份愛的失去。如果這份好還在,你對這份愛的要求更是會提高,因為你認為都是理所當然的。

然後少了耐心,少了包容,多了計較。你…

錯失

Image
讀了opportunity cost就會明白,沒有一種得到是不伴隨失去的。

在物理學裡,就像力量轉移或是物質轉移類的邏輯。

我的思想讓我的環境、背景、經歷給影響。息息相關。

因為自小家裡人在我面前談國家大事,經濟宏觀。不然是人生道理,社會現象。大概沒把我當小朋友看。

我童年真的很像個孩子的時候大概不太多。以致我在蠻一段時間前就有點思想超齡。

當然跟那些真正窮苦出身,輟學打工養家的不能比。

以前不覺得有遺憾,認為自己的特質算是比同輩優越。

造成的小問題應該是,以前比較鄙視幼稚的言語和行為。那時特沒情趣吧,又自大,就你一人好。也間接造成我混年紀比我大好幾年的朋友,特別起勁。也是為著喜歡被照顧的感覺。

沒錯,沒有一種得到是不需要任何失去的。

有時覺得自己活得像個老人。那些年輕人,和我年齡層是同輩,心理上不太是。那些愛得很瘋狂,雖然也很危險。年輕的愛是很不計較將來的,是為愛而愛的。

我在這之前就看到了將來。心想,這麼傻幹嘛。所以我去不到這樣境界。好像提早跳躍過去了。

很多很年輕人做的事,我都看到有些後頭。我想到太多的將來。

多花些錢開心,我想到下個月我吃風嗎?去透支青春,如果是讀書做功課,我是逼著來,不然叫我去夜店玩,一時興起會想,過沒多久就覺得,這樣玩對將來的身體不好。

所以不是沒機會學比較壞,而是不敢去壞。所謂年輕人的衝進和不想後果,我沒有。較少有。

也可以看成是某種失去。

於是頂壞也是嘴皮上特欠揍。再老些就不會那樣去玩笑人了。算啦,都兩個孩子的小姨了。

意義

Image
媽媽最近都很念。爸爸一如往常很愛念。

爸爸今天半年不在家,媽媽還是念。

她說,快不想做人了。近來對飲食十分放肆,有後遺症。就像我之前說的,媽胖好多了。

說來也是不少。對她健康不好。雖然自己媽媽肥肥胖胖的樣子好可愛。

如今媽媽也是很可愛地抱怨,不斷、重複地。我也中招,因為沒再很久前開始非常嚴厲地攻擊和提醒她去瘦身。

好吧,女兒不像媽媽。媽媽說,沒身材沒樣貌也沒錢,太失敗了,沒有意義。雖然這樣說是略顯誇張。畢竟在我心裡,媽媽永遠最可愛最漂亮。

生病的感覺真的和負債累累的感覺很相似。

我跟自己說,煩惱時不該想要得到什麼才能快樂。應該是放開什麼才能快樂。於是可以扔的心理負擔都扔了。在假設所有問題都可以解決,和有朋友會幫忙的大前提下。

剩下是生理的狀態。

媽媽心情糟透,沒在管我。所以我好像是生平第一次在家病了是沒得到特殊照顧的。

我也長大了,這個必須要能自己體諒。好吧,不是說不在乎身材,是實在太沒出息,又懶。

會努力做好本份,不引誘媽媽破戒,可以的話給點激勵。

你知道。你不知道

Image
知道嗎?姨媽沒來,我很沒心情。不懂要遲到多久。我不喜歡等人的感覺。不懂幾時等到。不想開學才等到。

傷風,鼻涕一直流。和媽媽扭,死不要吃藥。我想靠自己的抵抗力痊癒。反正我一定會好過來的。

媽媽胖了,好像很多。其實我沒注意到,也沒在意。

媽媽現在宣布要發奮圖強。所以我在家沒得吃。媽媽也看不過我,所以要啟動母女共同瘦身計劃。我,有點無言。沒有真的很被激勵到。

生病是沒什麼食慾的,但是也不會瘦下來的。

想到開學回來,tut workbook要定、收錢和派。一堆BS past yr和帳單塞滿office的attendance book box。還有自行車的輪胎,要約時間修。修了就踢人家走好像也不行。接著是排山倒海的課業。我活著就是負債。contract,讀沒一半就去讀ELS了,下學期是讀tort的。我是不是該。。。。不知道。

其實媽媽都疼,我知道。好的都給我,新的都給我。我要的盡量給我。當媽媽都這樣。以後不太敢當,很難想像我會做到這種地步。

頭痛,真的在痛。

自私

Image
對,我知道自己的性格比較自私。

有一點是生來的。開心的時候會忘了分享自己擁有的。

也會因為自己的小成就而自以為是。

我知道自己和姐姐不同。不曉得為什麼和她的關係就是很奇怪。不像仇人,也不是泛泛之交。像個陌路人。

她總覺得我很糟糕。我覺得她憑什麼這樣覺得。

或許她只是想我受多點磨練變更堅強。是擔心我,畢竟她懂這個社會比我多。

但是她不了解我。不很了解。就像我也以為自己很了解自己。

她說我這人不善交際。說我朋友不多。說我讀書不勤勞。說我語言天資不好。說我記憶力差。說我沒責任感。說不不能做行銷,沒口才。說我沒創意。

在外人面前說我這些,諸如此類。於是,我們關係不好,也不壞。她還是我姐,我還是她妹。

我們不一樣。她覺得好的,我不喜歡。事情這樣我也不遺憾。不過如此。

媽媽說,姐姐做事很有規劃,很淡定。我不否認,她有很多好。我只是覺得她比較不創意。

媽媽說,她比較心底善良。我就鐵石心腸。

我比較自私,我比較不體貼,也不體諒。是,我比較愛抱怨,我比較愛亂想。

這樣說不是因為賭氣,而是我也漸漸明白,那是我。

我說我自私,一些朋友不贊同。但是我也不想騙自己,我是自私的人。

至於要不要改進,能不能改進,看將來吧。

終於

Image
終於學會怎樣4張照片合在一起。雖然是笨,但也還是學會了。

預兆

Image
這幾天到處混。應該是喝不夠水。不是辛辣煎炸不吃。

人很愛睡,很累。渾渾噩噩的。

哥哥自己出門到Kuala Selangor快樂去了。我就在家好好休息吧。

口泡長了很多天。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口泡繁殖速度驚人。一代傳一代,沒有絕跡過。

給媽媽發現,又在罵又在念,說我是怎麼做人的。。。。噠噠噠噠。

生病和做人到底有有什麼關係?

文與境

想起以前和爸翻臉要讀中文系。

為了自己喜歡寫作。每次讀到一些文章,情緒情感都會湧現。作者筆下的每個文字都化成一幕幕的畫境,讓我置身其中。

而到後來的今天,我最想讀的是作者的思想。

以前我學習是要模仿那個我喜歡的人。我喜歡這人,這作家,我想成為他。現在不想了,縱然傾慕於某人的才華本事,我告訴自己,我做自己一定最快樂,最幸福。如果我想要,我不做你,我要做超越你的那個人。多霸氣,但很無知哦。能去到那種境界,談何容易?但是精神上的煎熬就難以想像,是一個字一個字刻出來的。

當然我傾慕的人不只一個,也不只是作家。因著不同的理由去傾慕不同的人。

如今我閱讀時,注重思想過於文字很多很多。我說話寫作除了是要抒發,更是要能啟發和激勵人心。我要寫出有說服力的文章很深入淺出的引述。語言、文字是強而有力的武器,應該好好利用。

把文學看成單純是文字的加工、修飾就太錯了。那是思想、信息的植入與轉播。

無論以後我走怎樣的路,我都明白,語言和文字的力量。因為那關於了思想,和全國全世界的命運。


無聊的事

Image
我覺得這個東西超好笑的。

可能是年紀稍微又大了一點。越是變得無聊。

例如不懂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讀星座小貼士。我明明就知道這個世界不可能只有12種人和12種運氣。。。。

更糟糕的是每個人都不一樣,根本是數值不盡而驚的一件事。

只是我漸漸能夠接受人家說我無聊。可能漸漸不那麼在意別人覺得我很小孩子。因為我就沒那麼小孩子去在意別人是否把我當小孩子,或是大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