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8, 2012

38婦女節

今天是38婦女節。納悶婦女節為什麼要選在38日。
早上等魚一起出門。後來還是自己出門。她有點這點很摸。然後忘記帶手機,在魚的桌子上進餐的手機。時間表在裡面,於是我沒頭緒課室在那裡。
Krishna的桌上沒有時間表。怪人。我跟Mc D求救。當時辦公室也沒誰了。他讓我去找mr yeow。 Yeow不在,可想而知有多囧。Mc D幫我去翻Yeow的桌子找時間表。我想直到這學期終結,我都不會忘記,H204這幾個字。
在去學校的必經之路也停下等魚好久,沒見人。真是注定。
魚後來到H204找我,給手機。K說魚是她以前教MS的學生,說被她的出現嚇到。他解釋:魚的聲音很適合做兒童節目主持。大概3到5分鐘是在說她的。魚果然是聲音出名。難怪David L也喜歡模仿她的聲音。。。。
上law(l)時,出席率 10/40。兩班各只來5個人。全都是女生。平時B班才誇張,可是只派兩個代表。
我班有人說錯話,說缺席者肚子餓去開餐了。K聽了火大吧,說今天缺席者全部會在trial被bar。叫他們在我們考trial的時候去吃飯。K讓我們餓了在他班上吃。名字和student ID 是呈上去了。然我覺得這只是為了起恐嚇作用,難免被K的方式甚至於手段給嚇到了一下。
小八卦啦。手機餘額剩下0.01sen。想換手機到快瘋了,夠力發神經。

疲於奔命

Image
今天是比較疲於奔命的一天。最近姨媽來探望我,衛生棉總是嗜血。我失血過多,都快虛脫死了。
晚上依舊在宿舍的食堂解決。咸到像鹹魚湯的咖哩米粉面,我已經決定不要再吃了。。。。 不懂從什麼時候開始,在宿舍一面讀書就一面在桌面上撿頭髮,丟進垃圾桶。除了被握在球狀的廢紙,垃圾桶裡最多就是頭髮。魚的當然是不環保的餛飩啦。。。。所以當我說讀書讀到我快脫光頭髮,也不是開玩笑的。至於一夜白頭,不懂,看AS怎樣對我。
晚餐後不很舒服,逼自己一定要讀書。AS的BS都還沒學完。Accounting fundamental,去死啦。我最討厭,那麼多數字和方程式,想我死那樣。
結果沒讀一下。。。朋友找我。聽得出是要哭或是哭過的聲音了。詳情免談,我就陪她,9pm到1230pm吧。不開心的時候要有哭的權利。哭的時候有人陪,總是好的。然後在朋友房間接到魚的電話。本來1200她簡訊我要睡覺了。結果半個小時後,談話內容:看到東西。
我衝回去宿舍,詳情我聽了一遍。自己已經是分不清事實和想像了。第三個學期魚想搬,我還不懂情況會怎樣。對一切打探好,價錢全部條件妥當,認真落實我才會跟家裡說吧。免得多生事端啦。有時也不懂,不想評論,只是房間都那麼黃色的紙了,情況不變。
只是讀書的事都差不多夠煩了,只希望其他無謂麻煩事遠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