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4, 2012

意義

Image
媽媽最近都很念。爸爸一如往常很愛念。

爸爸今天半年不在家,媽媽還是念。

她說,快不想做人了。近來對飲食十分放肆,有後遺症。就像我之前說的,媽胖好多了。

說來也是不少。對她健康不好。雖然自己媽媽肥肥胖胖的樣子好可愛。

如今媽媽也是很可愛地抱怨,不斷、重複地。我也中招,因為沒再很久前開始非常嚴厲地攻擊和提醒她去瘦身。

好吧,女兒不像媽媽。媽媽說,沒身材沒樣貌也沒錢,太失敗了,沒有意義。雖然這樣說是略顯誇張。畢竟在我心裡,媽媽永遠最可愛最漂亮。

生病的感覺真的和負債累累的感覺很相似。

我跟自己說,煩惱時不該想要得到什麼才能快樂。應該是放開什麼才能快樂。於是可以扔的心理負擔都扔了。在假設所有問題都可以解決,和有朋友會幫忙的大前提下。

剩下是生理的狀態。

媽媽心情糟透,沒在管我。所以我好像是生平第一次在家病了是沒得到特殊照顧的。

我也長大了,這個必須要能自己體諒。好吧,不是說不在乎身材,是實在太沒出息,又懶。

會努力做好本份,不引誘媽媽破戒,可以的話給點激勵。

你知道。你不知道

Image
知道嗎?姨媽沒來,我很沒心情。不懂要遲到多久。我不喜歡等人的感覺。不懂幾時等到。不想開學才等到。

傷風,鼻涕一直流。和媽媽扭,死不要吃藥。我想靠自己的抵抗力痊癒。反正我一定會好過來的。

媽媽胖了,好像很多。其實我沒注意到,也沒在意。

媽媽現在宣布要發奮圖強。所以我在家沒得吃。媽媽也看不過我,所以要啟動母女共同瘦身計劃。我,有點無言。沒有真的很被激勵到。

生病是沒什麼食慾的,但是也不會瘦下來的。

想到開學回來,tut workbook要定、收錢和派。一堆BS past yr和帳單塞滿office的attendance book box。還有自行車的輪胎,要約時間修。修了就踢人家走好像也不行。接著是排山倒海的課業。我活著就是負債。contract,讀沒一半就去讀ELS了,下學期是讀tort的。我是不是該。。。。不知道。

其實媽媽都疼,我知道。好的都給我,新的都給我。我要的盡量給我。當媽媽都這樣。以後不太敢當,很難想像我會做到這種地步。

頭痛,真的在痛。

自私

Image
對,我知道自己的性格比較自私。

有一點是生來的。開心的時候會忘了分享自己擁有的。

也會因為自己的小成就而自以為是。

我知道自己和姐姐不同。不曉得為什麼和她的關係就是很奇怪。不像仇人,也不是泛泛之交。像個陌路人。

她總覺得我很糟糕。我覺得她憑什麼這樣覺得。

或許她只是想我受多點磨練變更堅強。是擔心我,畢竟她懂這個社會比我多。

但是她不了解我。不很了解。就像我也以為自己很了解自己。

她說我這人不善交際。說我朋友不多。說我讀書不勤勞。說我語言天資不好。說我記憶力差。說我沒責任感。說不不能做行銷,沒口才。說我沒創意。

在外人面前說我這些,諸如此類。於是,我們關係不好,也不壞。她還是我姐,我還是她妹。

我們不一樣。她覺得好的,我不喜歡。事情這樣我也不遺憾。不過如此。

媽媽說,姐姐做事很有規劃,很淡定。我不否認,她有很多好。我只是覺得她比較不創意。

媽媽說,她比較心底善良。我就鐵石心腸。

我比較自私,我比較不體貼,也不體諒。是,我比較愛抱怨,我比較愛亂想。

這樣說不是因為賭氣,而是我也漸漸明白,那是我。

我說我自私,一些朋友不贊同。但是我也不想騙自己,我是自私的人。

至於要不要改進,能不能改進,看將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