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6, 2012

可悲

有些事在我看來是很可悲的。大家就想活得很沒選擇,也很容易被誤解。

有個人說,他不能做某些事。原因是不想失去現有的朋友。

我知道沒有朋友的感覺很慘。但是有時候你明知道這些都不是朋友,只是利用你的人,你也心甘情願,你不反抗,不拒絕。因為你害怕沒有朋友。

所有的恐懼是來自於不夠獨立和堅定的自我。

我怪我自己。總是不喜歡被指責,也害怕被誤解。都是因為我自我感覺不夠良好。自我意識不夠獨立和堅定。

如果有一天我能做到真正的不在乎,會更好。但是家人的諒解,我總是過度渴望。或許是自己還是個孩子的關係。

只是個例子。朋友多,全部都不是真心的,根本一點意義都沒有。更像是浪費雙方的時間。你很清楚,誰是朋友,誰不是。誰有付出真心,誰沒有。

但就算是朋友,要學習不去依賴也很不容易。所以人格獨立發展才顯得特別重要。

我說我們活著的是一個很容易被誤解的社會。你好奇心比較強,可以被講得很難聽。你個人比較熱血,可以被講成是魯莽。如果過度在意,一定會很辛苦。

我最近嘗試向內探索。扔掉手機,你能不能活?

我擔心自己的人格獨立在這段期間受到打擊而腿退步了。有時能我行我素,未必是一件壞事。並不是想做一個目中無人的壞胚,而是想讓自己更自在地活著和學習。

討厭被別人把自己批評得像一堆糞便那樣一文不值,就是個問題。你的價值不是由別人眼光建立的。自我價值在於自己。

我很遺憾,有時候會因為別人的一句話、一個決定而放棄自己的選擇、興趣、志向和一切一切。我尤其是對經濟封鎖低頭了。

這種壓力和壓逼根本沒人得到好處,被施壓者會嫉恨自己和施壓者。

我突然發現我漸漸變成了一個模棱兩可的人,也許潛移默化間我屈服了。我敗了,給我自己的懦弱無能。

社會有太多枷鎖。若有天我們活得像個複製人,相比都是自己的選擇。

人們都把家人之間的關係看成是最親密的。所謂血濃於水啦,是如此的不可分割。

所以男女之情叫愛情,朋友之間是友情。家人間叫親情,親人間的感情。

有時,父母和孩子間的關係是相互失望的。

父母總以為自己的孩子不必別人家優秀。甚至是自己的第幾個孩子比第幾個孩子遜色。孩子也喜歡比較,把自己父母和別人的父母比較。朋友的父母,親戚的父母。

若父母懂得埋怨自己孩子不如人;孩子也能夠。

父母的偉大,的確不容忽視。對一個彷彿從天而降的陌生人,雖說是自己的愛情結晶,是無邪的小生命。終究是個大家都不曾見過,不認識的陌生人。

小時候,比較都較少會出現。孩子的心理只有自己的爸媽最好,當作神一樣在敬仰。父母愛孩子,傻氣也是可愛。孩子小時候笨些,父母可以期望長大後。因為孩子還小,像一張白紙,父母可以有很多想像空間。也許將來孩子是醫生、律師、百萬富翁。

長大了事情總會有些不一樣。也許是父母夢想幻滅,所以老羞成怒。恨子不成鋼。

也許孩子發現自己父母並不完美,也不是無條件愛自己,所以想反抗。

父母給的愛是不是真的如此無私,我不確定。但是一視同仁,一定做不到,那是人心。誰也做不來。

但是父母的愛一定不完美,因為父母也不會完美。

給你的教誨可能是為你好。但不一定是正確的,未必是適合你的。

其中如果夾雜了操控慾、賭氣,也是正常的,父母並不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