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





刚观赏了好几位香港艺人的专访。其实没特别想看的东西,随意在youtube搜索看到的。

主要是看我偶像薛凯琪的专访,然后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

我今天才发觉,她也并不是一开始就一切都很顺利。只是我由始之终都喜欢她。

我将今天看到和听到的一切反射回自己的身上。

我想起小学时一件小事。当时弄丢了课外活动卡之类。我没让家里知道打算偷偷用存下来的零用钱补回一张。那时候的年级其实应该什么问题都跟家里说的,但是我怕妈妈会把我骂到很惨。基于我闯的祸实在太多。

我问过同学,大家年级都一样,很小。那时我只知道学校有老师,最大的职位是校长。除了校长也有副校长。当时有人告诉我,要买卡必须跟副校长买。

小时候很怕去见校长或是副校长。或者关系到老师都很爱恐吓我们,说坏孩子会带到去校长那边给她修理。我去办公室问了很多位老师,副校长室在哪里。我是明知故问的。我只是太害怕一个人去,我不敢去敲门。

后来问到很多个老师以后,一位很好心的老师才帮了我。她在解答了我的问题后,关切地询问我找副校长的原因。当然这就是我想要的。我就是想要别人问我,为什么找副校长,那样她就可以帮我解决问题了。至少有老师会替我引见副校长和替我说明原因。

事情比预期中简单。好心的老师直接从抽屉递交给我新的课外活动卡。自此我也知道有位老师是专门负责课外活动事宜的。

说这个故事是有原因的。我原本以为我忘了,但原来我只是一时想不起,这段被淡忘却不曾遗失的记忆。

我对友情和友谊的意义又改变了。

我一直很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世界有如此多的不公平。就好像所有东西都安排错了,错的时间,错的位置。我更加气愤,为什么人一定要在痛苦挫折中学习。Why things has to be so hard for all of us?

或许,每次的痛苦是因为我们对事情的认识不够。痛苦纠正了我们对很多事情的误会。大部份都是那些巧合的,美丽的误会。就因为看清了这些误会,原来是如此丑陋。当真相已经摆在面前,我失去最大的就是那份曾经美好的观念。

而每次的痛苦就证实了,原来你有多么的不了解这些事。而一次次的痛苦最终会令人学懂谦卑。实在太多的痛苦,一次又一次袭来。到最后不得不俯首称臣,我根本没有资格去承认自己多了不起。如果我真是如此厉害,我就不必一再地感受到那么痛苦。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从来都不是强求。不应该强求别人,也不能够强求自己。

不晓得是因为小时候的我们不需要交心,还是我们根本不需要学会就能够交心。当时的友谊和现在的当然不同。

人生里面会有一大部份的朋友都是不可以交心的。不是因为他们不懂得去关心别人。而是你是他们的看法里面,不值得他们的关心。如果什么事什么人我们都关心,可能就会发现根本时间不够用。

如果我说,我昨晚睡不好。通常别人会说,那吃安眠药咯。不然就是,希望你今晚睡得好。又或者是我说,我很不开心,新环境令我压力很大。普通人会说,哦,加油啊。

有很多会向我问好,然后我像以上的句子去回答,他们就是用以上的方式去回复。

真正会去关心你的人,越来越少。会愿意停下来问你,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那么累,还会用自己的经验和过去开导你,关心你的人,如果你找到了就一定要珍惜。我开始明白,其实无论对方是什么阶级,什么身份地位,根本不重要。别人愿意关心你,才是重点。

曾经我都很疑惑,为什么每次和某些人说话会令我那么受伤。原来是因为我把她们当成是很好的朋友。我向她们诉苦了,我得到的是没有回复,或是加油。到后来我很不要脸,又不知羞耻地,长篇大论告诉别人我的难受的所有因由。结果当然是自讨苦吃。受伤完全是因为自己对这段关系的错误认知。

回想起,这段日子我一再重申自己已经挥别过去,重新开始,事实上我并没有。

是有些人会假装关心你,然后拿你的秘密作为以后对付你的武器。只是我不想去想那么多了。如果有天这种事真的发生了,我自然会明白其他事情。

友谊的本质是这样,我是失望过。不单是对人,而是对我观念上的美好。朋友,不只是同台谈得来的问题,是关心上的问题。不关心是不可能交心的。

很久很久以前的我,那个觉得想帮助别人解决别人问题的我,已经不再单纯了。如果我连自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凭什么觉得自己有能力去帮助别人。

我会珍惜那些,我知道她们是真心在乎我的朋友。就算身边的朋友不是真心,也不代表我从此要拒绝社交圈子,躲到深山去生活。如果能够真正认识这一点,这一个事实,我就会学习如何去和这些普通朋友来往。

话不要多说。别人不会在意的。不要耗费别人的耐心和自我贬低尊严。


P/S:不要逼自己去努力或是做些什么让别人关心自己。也不要强求别人去关心自己。因为都是徒劳。如果别人想关心你,你只需要让[给于]别人关心。如果你想关心别人,就需要别人给你关心。过多的努力是白痴。或是自讨苦吃。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Pequeños cambios [Little changes]

你是我的

Blindfold me if it works